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蔡锷的出逃究竟与小凤仙有无关系?

2011/06/24来源/凤凰历史阅读人次/3203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建党伟业》这部历史大戏中描写的几段爱情中,要数蔡锷与小凤仙最具人气,剧中分手在火车站告别的一段戏可谓情真意切,顶着一片星光出场的刘德华扮演的蔡大将军用一句“七尺之躯已许国,再难许卿”,激出ANGLE凤仙眼中无数小星星,端的是郎情妾意难舍难分。…

  《建党伟业》这部历史大戏中描写的几段爱情中,要数蔡锷与小凤仙最具人气,剧中分手在火车站告别的一段戏可谓情真意切,顶着一片星光出场的刘德华扮演的蔡大将军用一句“七尺之躯已许国,再难许卿”,激出ANGLE凤仙眼中无数小星星,端的是郎情妾意难舍难分。

  但是,这段戏的背后历史就真的是一场寸断肝肠的爱情大片么?剖析这些之前,先让我们看看两大主角的出身。

蔡锷的出逃究竟与小凤仙有无关系?

《建党伟业》中的小凤仙与蔡锷

  蔡锷的出身自是不必细说,留学日本士官学校,辛亥革命后的云南省都督,因为才华横溢被 袁世凯调入北京任职。

  小凤仙的经历就没这么清晰了。关于她的出身,《民初史略》一书记载:“小凤仙,原名筱凤仙,浙江钱塘人……堕入妓籍。相貌乏过中姿,性情甚是孤傲,所过人一筹的本领则粗通翰墨,喜缀歌词,……都中人士,或称她为侠妓。”

  《文史精华》2006第3期曾记载小凤仙原名朱筱凤,满族旗人,原籍浙江钱塘。父亲是没落的满族八旗武官,病死后因母亲病故被托付一名保姆,后来她被送进戏班学戏。

  要说这当戏子,在今天不知是多少女生的梦想。但在清末可不一样,学戏那是个低贱行业,即便再出名,收入再高,在时人眼中,都是和妓女乞丐一样的下三滥。既然唱戏和妓女离着不远,小凤仙从唱戏跨入妓女的门槛也就不难理解。

  只可惜,小凤仙在南方混的不好,一直没能大红,就去天子脚下的北京城闯荡。可环境虽然不同,道理都是一样,她在南方无法出名,难道来到了竞争更加激烈的四九城里,将花名从“小凤云”变成“小凤仙”就能一夜成名么?很显然,这仅仅是个梦想。事实上,小凤仙之名远播,还是在蔡锷过世之后,可见整件事的因果到底如何。

蔡锷与小凤仙那点不得不说的事

  1913年的北京城里,既有民国的新贵前呼后拥,又有前朝遗老成帮结队,与之相比,被从遥远的云南调入中央政府的蔡锷,就显得有些落寞。这样一个略显不得志的民国大员(蔡锷此时入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相当于今天的国家军委,看起来也很风光),如何认识并一介妓女小凤仙?

  认识妓女,当然是在妓院里。

蔡锷的出逃究竟与小凤仙有无关系?

《建党伟业》中的小凤仙与蔡锷

  与现在的妓院概念不同的,清末民初那会子,逛妓院喝花酒不算什么丢人事。当时的蔡锷不得不用纵情酒色来遮人耳目,流连于八大胡同这些地方,曾到过小凤仙挂牌的班子中打过茶围。所谓打茶围,就是三五宾朋相约到班子去,不开宴席,只摆上果品点心,佐以清茶淡酒,听听曲艺,聊聊天,所费低于开席,陪侍的自然也非是当红名妓。小凤仙只是陪侍中的一员而已。

  试想,这种情形下会产生所谓的海誓山盟的爱情么?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既然蔡锷出入八大胡同只是为演戏,就应该有个看戏的,这个人自然是袁世凯。若论玩家,蔡锷拍马也赶不上老袁,若以官场经验,两者也不可以道里计,袁世凯岂能看不出蔡锷的心思?既如此,蔡锷再表演一出肉麻的纯爱戏码就显得太没城府了,也不符合他的身份。

  事实上,蔡锷与小凤仙的关系,远不如后人想象的那样深。据蔡锷长子蔡端先生回忆,其生母潘夫人给他讲过,有一次蔡锷陪家眷去看戏,开场前指着包厢里一年轻女子对潘夫人说:她就是小凤仙。从这个细节里至少可以得出两个信息:一、蔡锷看戏是和家人在一起而不是和小凤仙出双入对,说明他俩的关系并不怎么亲密;二、蔡锷和小凤仙的交往并不背着家人。

  蔡锷与小凤仙之间的关系或许相对亲密,但说到刻骨铭心的爱情么,呵呵,都是戏中人,何必太入戏?

蔡锷的出逃究竟与小凤仙有无关系?

  下面说说近代史上最传奇浪漫的一次“越狱”,是不是真与小凤仙有关。

  关于蔡锷逃走有几种不同的说法,一种说法中,是袁世凯自己放走了蔡锷。

  蔡锷与袁世凯之间上演的这出猫捉老鼠游戏已经持续很久,袁世凯对蔡锷的跟踪也一直没有什么破绽。但是,蔡锷暂时还走不了,因为要回去云南必须先坐船去日本,通过日本坐船返回云南。这种大动作自然瞒不过袁世凯,蔡锷也没想隐瞒。正在这时,蔡锷的喉头出些毛病,他乘机向袁大总统请假去日本治病。这种请求合情也合理,袁世凯就准了,这在民国政府公报中也有记载,于是蔡锷就如当初从许都走脱了的刘皇叔,堂而皇之的溜回云南。

  另外一种说法是据蔡锷在日本陆士同学哈汉章的《春耦笔录》记载,蔡锷设计与哈汉章、刘成禺、张绍曾打了一夜牌,次日绝早至总统府,并打电话约小凤仙午间到某处吃饭。乘人不察时,蔡锷密由政事堂出西苑门,乘车赴津,绕道日本抵滇。

  然而,据雷飙回忆他听蔡锷口述的赴滇经过最为详细:一日晚间小凤仙处请客,正当宾客畅饮之际,蔡锷悄悄离去,单身乘火车赴天津,次日早晨住进日本医院。袁世凯得到报告后,立即派蒋百里挽留。蔡锷告其来津确实是为了养病,并请其转达袁世凯。蔡锷当天晚上即化装后坐船赴沪。不料船到上海时,岸上军警林立,侦探上船搜查,于是蔡锷乘原船赴日本神户,而神户警察搜查也十分严密,只能再乘该船返沪,秘密买通船上的服务员,请他代购去香港的船票,这才辗转由香港到越南,最后抵达云南(《蔡松坡先生事略》,载《辛亥革命回忆录》第三册)。雷飙是追随蔡锷多年的僚属,他的说法可信度较高。

蔡锷的出逃究竟与小凤仙有无关系?

《建党伟业》中的小凤仙与蔡锷

谁成就了小凤仙的神话?

  综上所述,小凤仙与蔡锷的出逃没多大关系,那么又是谁将两人联系在一起的?

  按照《春耦笔录》的记载,当蔡锷出逃后,当夜一起搓麻将的几人都被袁世凯讯问,哈汉章、刘成禺等推说应是小凤仙坐骡车到丰台去,而蔡锷就藏在车里。以此而成全了小凤仙劫救蔡将军的神话,既方便为这些留日同学脱罪,也为一名妓女打开了以大历史正义为号召的营销宣传。加之刘成禺后来作《洪宪纪事诗》第五十首是这么写的:“当关油壁掩罗裙,女侠谁知小凤云。缇骑九门搜索遍,美人挟走蔡将军。”算是彻底坐实了小凤仙与蔡锷的美丽爱情侠情故事。

  仅仅这些还不够,英雄与美女,美女救英雄,人说婊子无情却有义,这些都是老百姓乐意接受也愿意接受的桥段。当蔡锷遗体自日本运回,北京各界为之公祭时,有人为小凤仙出主意,让她白马素车,亲临祭奠,并挂一联:“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一下将围观群众们的目光吸引过去。

  至于说袁世凯大怒将小凤仙抓起来严刑逼供云云,不过是后人牵强杜撰,袁世凯是何等样人,堂堂北洋首领民国大总统,去和个妓女一般见识,说出去怕袁世凯自己都觉着寒碜丢人,

  于是,到这里,小凤仙与蔡锷的故事算是八完了,一段本不算太复杂的男女交往,被后人演绎成海枯石烂枯骨铭心的爱情已然不易,还有大导演愿意相信,愿意继续用这些小说情节拍出来给观众看,果然不愧是史诗,创作第一。

38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
热门推荐HOT
  • 绽放生命 疫外芬芳——全球征文大赛颁奖盛典…
    绽放生命 疫外芬芳 征文颁奖

    美国旧金山时间2020年10月17日晚,第五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绽放生命 疫外芬芳”全球征文大赛颁奖盛典成功在线举办。来自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多个国家几十个城市的参赛作者与全球各地的嘉宾,观众近两百人齐聚云端,共襄盛举…

  • 美丽的传承——第六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
    旧金山旗袍文化月庆典线上举行

    旧金山时间4月25日,一年一度的旗袍文化盛事“美丽的传承”——第六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周年庆典在线上成功举办。来自于世界各地来宾近两百人齐聚云端,共襄盛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