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革命宣传画中的一朵耀眼无名的花——上海月份牌画家们

2015/09/24作者/潘刚来源/豆瓣阅读人次/7353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照片式轻柔的擦抹加上柔美透明的水彩的晕染,利用了当时大上海流行的各种东方形的美女明星作为模特儿,取得了空前的成功。白玉般的大腿和手臂隐藏在旗袍这中,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洋房花园,舞池霓虹,代表着当时大上海的时髦生活品味…

革命宣传画中的一朵耀眼无名的花——上海月份牌画家们

革命宣传画中的一朵耀眼无名的花——上海月份牌画家们革命宣传画中的一朵耀眼无名的花——上海月份牌画家们革命宣传画中的一朵耀眼无名的花——上海月份牌画家们

由于中国这几年的快速发展,研究当代的中国历史的脉承关系已迫在眉睫。文革宣传画作为毛时代的美术史,国内国外大学和研究机构出版社都有些研究文章发表。同时也有相关的书籍出版关于不同时代的和风格的早期上海月份牌画。但是笔者至今还没有看到一篇文章,报道两者之间的微妙关系和一些搓综复杂历史渊源。

可能只有中国革命宣传画家的历史是那样的复杂,用现在的眼光看,真是丰富多彩,有滋有味。可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人的家庭出身注定了命运好坏。革命干部老红军,不管识字多少的大老粗,老子英雄儿好汉,江山稳坐。或者三代以上贫苦农,党委,书记,村干部,论资排辈,轮流坐。至于出身不好的“地,富,反,坏,右”具有再大的天才,也只能作为“牛鬼蛇神”被改造的对象,加以利用。上海月份牌画家们正是赶上了这千载难逢的“因缘”。套用俗话:一朝天子一朝臣,树倒猢狲散。不散的猢狲,也只能乖乖的爬上新的树上,寻找庇护。一部分月份牌画家们正是赶上了1949年新中国的新主人。

大家知道20,30年代的大上海不仅是“东方的巴黎”,也是西方商贾贸易人和冒险家的乐园。商品贸易的繁荣,无可非议的带来西方商品促销的新方法。‘商品招贴画’这新玩意,.国人喜爱称‘月份牌画’,或者‘美人洋片’。因为这种美女加商品的广告画,大多数配有年历月份表。是精明的商家促销商品的好方法。当时英美的烟草公司,中国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六神丸,潘高寿等知名中药店,火柴(洋火),洋布,化妆用品,五金,电筒,电池等“洋”商品,为了打开市场,推销产品,美人月份牌真是再好不过的方法。现在在大部分中国人眼里,上海‘小瘪三’是精明的代名词,可上海人也毫不谦虚的自夸,中国的半壁的经济江山是‘我们创造的’。平心而论,在大半个世纪前,最早领悟西方的消费心理学的人,并用于实战取得成果的人——是上海月份牌画家们。

照片式轻柔的擦抹加上柔美透明的水彩的晕染,利用了当时大上海流行的各种东方形的美女明星作为模特儿,取得了空前的成功。白玉般的大腿和手臂隐藏在旗袍这中,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洋房花园,舞池霓虹,代表着当时大上海的时髦生活品味。不管贵贱贫富,学问深浅,谁又能拒绝诱惑?不卖这些雅俗共赏的月份牌画?早期的周慕桥,徐咏青,郑曼陀是月份牌画的开拓者,而后的谢之光,遲杭英,金梅生,金雪尘,李慕白,张碧悟等可把月份牌画带到黄金时期。正当他们春风得意,踌躇满志之时,迎来了1949年。新的完全陌生的政治题材,放在这些带有‘资本主义’商品品味的画家们面前。可是政治宣传画是以表达政治内容,传达革命任务为首要。新政府要求旧时代的艺术家们摆脱资产阶级品味和情调,拿起画笔,面向广大的劳动人民,反映创造一个新中国的积极热情。1951年9月19日,文化部发出《关于加强上海私营出版业的领导,消除旧年画及月份牌画片中的毒害内容指示》:“要画革命画,先做革命人”批判的浪潮总是让他们不知所措。1956年4月《美术》杂志“看新旧年画”一文指出:“在国民党统治的年代里,上海年画(指月份牌画)逐渐为那些色调浓艳,俗不可奈的半裸体美人画所代替,这都是一些不关心艺术的私商所印制的---被卖办资产阶级商业模式所影响制造出来,稍路特别好的自然主义的‘巧克力糖’式的人物。这种倾向一直流行到解放后,这样的艺术在我们健康的传统年画中取得了不小的位置---”到了文革时期,上海月份牌画家更是惨遭打击,说他们的宣传画是:“‘甜,嫩,嗲,柔’完全是资产阶级的情调,‘封,资,修’思想,表现劳动人民的健康,用了太多的赭色,弄的很脏”。可是题材内容上的迟钝,并不能抹煞他们表现技法的天资。如图1,至图12,这些50,60年代创作的宣传画,都是这些月份牌‘大家’们在‘新时代’的作品,方法和绘画技巧还是月份牌式的技巧,画中姑娘性感依旧,只是丝绸旗袍高根鞋换成了粗布衬衫农家鞋;浓妆粉黛的‘明星脸’变成了散发劳动人民气质的‘苹果脸’;手中的香烟,葡萄酒变成了锄头镰刀;背景中的洋房花园,小桥流水,变成了工厂,农田,拖拉机;女人的曲线依旧是那样具有诱惑力。在那禁欲的年代,全国上下民众不分男女,大部分都是清一色的灰蓝色,解放绿。象这样的‘名正言顺’的美人像,算不上一级让人心跳的黄色画,也可是人见人爱,雅俗共赏的宣传画。我们可以从当时的发行数量和再版量以及所付给画家的稿酬来看,月份牌画家们所创作的宣传画,在民众的心目中是如此的受欢迎。1958年《美术》第4期张曼如的一篇文章‘一朵无名的花’描写到“---月份牌这朵画在年画中,何以这样普遍,这样兴盛呢?据我体会有以下几种因素:1,色彩鲜艳;2,笔法细腻;3,人物美丽;4,适于观赏(无论远观近视,都是美丽的),非它画所能及也,它的特点是追求形式的完美,好似鲜花一样的美丽---这朵无名的花朵确实为广大人民所喜爱,普遍畅销---”表现在稿酬标准也比一般艺术家高出100-200元人民币。当时嫉妒抱怨的声音说:“反映工农兵现实生活的,最高不超过300元一幅,而月份牌画家们最低标准是400元,一般都在500元以上,稿酬和再版稿费加起来,甚至超过反映现实题材的数倍”。批判的浪潮始终让他们抬不起头来,座谈会,批判会不停的洗脑,始终让他们记得,共产党才是他们的主人。“---大家很明白,这朵花今天已经不是野花,看管这颗花的园丁,不是别的,正是党,使它得到充分的营养,阳光,正真成了劳动人民的花朵---”1958年《美术..》第6期。

笔者认为中国革命宣传画史,如同共产党的历史。自从1938年在延安成立的第一所艺术院校‘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开始,就伴随着‘斗争中成长’的过程,总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权力斗争过程。像金梅生,金雪尘,李慕白,张碧梧等,这些跨越在两种截然不同时代的‘艺术工作者们’可算是为中国当代大众美学,默默奉献的‘悲剧式英雄’。这批人,是值得我们尊敬,研究和体味的。

——潘刚

57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