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毕婚族”是浪漫还是逃避?

2011/07/06来源/ELLE中文网阅读人次/981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不结婚,我们的爱情死无葬身之地!”“毕婚族”的这句豪迈口号来自当年清华大学的论坛。身边越来越多的“毕婚族”仿佛一夜间冒了出来,一步从大学校园直接迈入婚姻殿堂,初涉社会的他们,一段路走得九曲回肠…… …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不结婚,我们的爱情死无葬身之地!”“毕婚族”的这句豪迈口号来自当年清华大学的论坛。身边越来越多的“毕婚族”仿佛一夜间冒了出来,一步从大学校园直接迈入婚姻殿堂,初涉社会的他们,一段路走得九曲回肠……

“毕婚族”是浪漫还是逃避?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不结婚,我们的爱情死无葬身之地!”“毕婚族”的这句豪迈口号来自当年清华大学的论坛。身边越来越多的“毕婚族”仿佛一夜间冒了出来,一步从大学校园直接迈入婚姻殿堂,初涉社会的他们,一段路走得九曲回肠……

  “毕婚族”拿爱情赌明天

  两个“85后”大四应届毕业生小袁和小徐一大早就从位于昌平的校区赶来,到人才大厦参加招聘投完简历后马上赶到婚博会。和他们一样,打算刚毕业就结婚的“毕婚族”迎来了最忙碌的周末。

  11时30分,小袁和小徐才赶到北京展览馆。来不及吃饭的两人掏出票就往里进。小袁一边走一边将一个记录着各种招聘信息的黑皮小笔记本塞进背包中,又掏出一个粉红色大本,本上详细地贴着“婚礼”、“婚纱照”、“对戒”等标签,标注着相应的信息。

  和找工作相比,小袁对婚礼更上心。她表示,刚毕业的女生在面试私企时会被询问是否有结婚、生子打算,担心女性会因为成家而耽误工作。先结婚再找工作也是家人朋友给出的主意。“实在不行,我就先生孩子,开个网店,等孩子两三岁了再出来找工作呗。”小袁笑着说。

  “有些师姐毕业10年返校时都没结婚。她们虽然事业有成,但耽误了成家也是一种遗憾。”小徐说,虽然和一些先就业再结婚的人相比,他和小袁属于“无房、无车、无贷款”的三无人员,结婚只是因为不想放弃校园中纯粹的感情。双方家长也因为担心孩子走入社会以后久久不成家,成为“剩男”“剩女”而催促她们结婚。

  在婚博会发现了几名“毕婚族”,其中大多数都是女生。她们研究生或本科毕业,在校期间就被安排相亲,心甘情愿地成为“毕婚族”。

  “现在女生找工作的压力太大了,结婚也是以退为进的事儿。”计划在今年完成毕业论文答辩的小陈说道。某知名网站近期进行的网上调查结果显示,将近3成女性被调查者因为担心成为“剩女”而有倾向成为“毕婚族”,另外超过50%的人选择“绝不当毕婚族”,并称经济条件不够是主要原因。

“毕婚族”是浪漫还是逃避?

  而对于这些“毕婚族”来说,价格优势成为他们的首选条件。记者发现,与往年相比,今年婚博会上网店、工作室的比例大幅增加,其中,婚庆工作室、婚纱定制、婚纱摄影以创意更接近年轻人喜好而颇受追捧,网店的钻石、珠宝类消费品也因价格适中更受年轻人的欢迎。小袁和小徐挑选的婚纱、婚纱照都是来自提前在网上搜索好的网店。

  关于毕婚族,有关专家认为,评价它不能绝对化,要因人而异。人进入社会先立业后成家,个中奋斗固然相当艰辛和自豪,但没有必要人人都奋斗。就是说,没必要把挫败看成是必经之路——如果你还有别的出路的话。毕婚族里的大学生们带着些许校园出来的单纯,又染上一些社会功利色彩,她们拒绝接受就业压力,认为马上结婚至少能拥有相对平静的生活,做个全职主妇也不是她们的错。

“毕婚族”是浪漫还是逃避?

  不结婚,我们的爱情死无葬身之地!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不结婚,我们的爱情死无葬身之地!”“毕婚族”的这句豪迈口号来自当年清华大学的论坛。

  身边越来越多的“毕婚族”仿佛一夜间冒了出来,一步从大学校园直接迈入婚姻殿堂,初涉社会的他们,一段路走得九曲回肠……

  8月27日,布吉南门东一套逼仄的农民房里,24岁的杨小丹正在收拾行李。两个大旅行箱把她和老公李伟两年来的全部家当装得一件不剩。“就是换洗衣裳、几本书、电脑之类的。”他们要坐当晚的火车赶到江西九江,再到李伟的老家瑞昌县,结束在深圳将近一年时间的闯荡。

  两年来第三次迁徙

  “李伟考上了老家的大学生村官,下个月就去参加培训。”这是毕业两年来杨小丹的第三次迁徙,她看上去很从容,不怎么紧张也不怎么兴奋,即将面临的漂泊对她来说就像一种宿命。“我们先回老家,他随后就要上井冈山培训,我先去找个事做着,两个人总是要在一起的。”杨小丹平淡地说,有种相守相随的满足。大学生村官的任职期限是3年,期满后在考研、考公务员、创业等各方面政府都有相应的优惠政策,杨小丹期待的稳定安逸生活似乎指日可待。

  2007年7月,南昌大学校园内,杨小丹和李伟的恋情面临3年来最大的挑战。是毕业分手说再见,还是一无所有的相互厮守?“我们决定先结婚。既然决定相依为命地漂泊,为何不先给自己的心安个家呢?踏入社会以后竞争压力大,两人共同奋斗至少精神上能有个依靠吧。”杨小丹说。毕业前夕,辅导员告诉他们,学校有个到广西的“西部支教”志愿者项目,为期8个月,每个月只有800元的伙食补助。“我们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办完毕业手续,到民政局一登记就出发了。”

“毕婚族”是浪漫还是逃避?

  广西支教权当度蜜月

  “那是一段美好的日子。”杨小丹沉浸在回忆之中,“百色是个革命老区,我们在当地的乐业民治小学任教。当地给了一个宿舍,吃饭可以到食堂解决。”小两口把小城当成度蜜月的旅游目的地,一到周末就四处闲逛,兴致勃勃地品尝当地小吃,买廉价的手工艺纪念品。

  蜜月总会结束,平庸的日子接踵而至。8个月很快过去,扑面而来的就是生存的压力。

  南下深圳四处面试

  两人决定南下深圳。杨小丹的舅舅在布吉开着一家小公司,做电子元器件的,亦工亦贸。他们在布吉落下脚,一边帮舅舅打工,一边四处递简历、面试。当时正是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刻,学旅游的杨小丹和学粉末金属的李伟四处碰壁,偶尔有一两家愿意招人的公司,开出的待遇连小老板舅舅都觉得难以接受,他让小两口踏踏实实先干着,“就当骑驴找马,好工作总会有的。”

  “我们算是幸运的,我的一个同学和女朋友一起来到深圳,男的在松岗一家公司跑业务,女的在关内做文员,两人一星期想见一面都难。”李伟说。业务男和女文员有时会到布吉来,“在这里做顿家常饭,看着我们忙里忙外还一脸的羡慕,这让丹丹也小小地虚荣一把。”

5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