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悲情美人:隋朝时期风华绝代的宣华夫人

2012/12/07作者/凤凰还在飞阅读人次/14458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陈婉是南朝最后一个朝代——陈国的公主,她是陈宣帝陈顼的女儿,也是陈后主陈淑宝的亲妹妹,她的姐姐就是“乐昌公主”。她的经历也是颇有传奇色彩,更因为被搅和在两代帝王之间,而变得暖昧异常,她的美丽与她的才名也是人们所津津乐道,她在后世更为人们所熟知的名称是——…

悲情美人:隋朝时期风华绝代的宣华夫人

《隋唐英雄》中蓝燕饰演的宣华夫人

  陈婉是南朝最后一个朝代——陈国的公主,她是陈宣帝陈顼的女儿,也是陈后主陈淑宝的亲妹妹,她的姐姐就是“乐昌公主”。她的经历也是颇有传奇色彩,更因为被搅和在两代帝王之间,而变得暖昧异常,她的美丽与她的才名也是人们所津津乐道,她在后世更为人们所熟知的名称是——宣华夫人。

  “宣华夫人”陈婉的生卒年倒是有记载的,她生于陈宣帝太建十年(公元577年),卒于隋炀帝大业二年(公元605年),享年也只有三十岁不到。

  身处乱世的公主,真的就是落架的凤凰——连鸡都不如,陈国灭亡以后,陈婉被没入掖庭,因为那时候的陈婉年纪还小,只当一般的宫女杂役来使用,但毕竟出身高贵,而且聪明又貌美,所以稍大一点,就被选取进宫中当了隋文帝杨坚的嫔了。但我们知道杨坚的皇后——独孤皇后,绝对不是位省油的灯,是个非常善妒的主,而杨坚老兄也是历史上有名的“怕老婆”的主,所以陈婉虽然青春貌美且颇有才气,也是暂时被冷落一旁的,直到那位好争风吃醋的独孤皇后死后,她才有了出头的日子。

  杨坚在独孤皇后过世之后,面对着满宫的绝色佳丽的诱惑,也终于敞开了怀抱,毕竟宫帏寂寞,所以就传旨在后宫嫔妃中选择美丽者进御。最后选得闭月羞花的两个:一个就丰姿窈窕、明媚可人的陈婉,后来被封为“宣华夫人”,另一个是也颇有姿色的蔡氏,被封为“容华夫人”。

  杨坚终于摆脱了妻子的严厉约束,临老也放纵一把,开始沉溺于酒色,也就无心管理朝政,把行政大权托付给了太子杨广,事实上,从仁寿二年以后,太子杨广就开始掌有皇帝之权了。

  杨坚晚年醉入花丛,哪里经得起众多佳丽蜜蜂般的轮番,很快就精力殆尽,一次偶感风寒,内外交迫,终致卧床不起了,就在仁寿宫中休养生息。

  皇帝生病了以后,宣华、容华两位夫人便日夜不离,侍奉汤药。本来有专人服侍,又有汤药之功,这种偶感风寒的小病应该会日见起色的。谁知这两位夫人的汤药,好似迷魂汤一样,却侍奉得杨坚老头的病一天重似一天,一天比一天迷糊。原来这老头,晚年才得以放纵花丛,见两位夫人在身边侍侯,但夜夜与二位美人周旋于病榻,当然更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

  一日清晨,杨广入宫向父皇请安,恰好在回廊上与这位风华绝代的“宣华夫人”陈婉不期而遇,好一个宣华夫人,真的是滑肤如凝脂,粉面似桃花,言语赛黄鹏,行走胜弱柳迎风,杨广不禁为之怦然心动。

  传说杨广当初还身为晋王时,私下欲取得太子的地位,经常送些金蛇、金骆驼等物以取媚于陈婉。因此皇太子废立的关键,陈婉出了很大的力。这个据我推算的话,实在也是后世的小说家言了,因为当时有善妒的独孤皇后在,陈婉这种小嫔妃根本就近不了杨坚的身边,又何来出力之说,而且如果陈婉是这种贪财好利的人,也就不值得我在这里这样柔情地写她了。

  话说杨广这色鬼见了风华绝代的陈婉以后,便心怀不诡,想一亲美人芳颜。但心动归心动,一想到名分攸关,宫中又耳目众多,杨广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第二天,杨广借口就近照顾卧病仁寿宫的父皇,而住进了近旁的太宝殿,他在寻找着机会亲近陈婉。机会总是会等来的,眼见着陈婉独自如厕之际,这位色中老手就悄悄地跟随其后,趁着无人一把将这位美人抱住了。再怎么说陈婉也是出身高贵的人,虽然此时早已国破家亡,沦为侍侯人的妃嫔,但心中总是保持着那种金枝玉叶式的高洁与矜持,落架的凤凰再怎么不如鸡,也不会是那种随便苟合的“鸡”。她当即大声大声叱责,奋力争脱,总算没有让这位“登徒子”占到便宜。

  杨坚此时正在病榻上昏沉地睡着,陈婉急匆匆地逃了进来,因为心慌意乱而显得动作有些大,终于惊醒了这沉睡中的老头。杨坚睁眼看见自己的宣华夫人,衣皱发乱、神色惊慌地跑回来,心里正在奇怪呢。这时陈婉已走近杨坚的卧榻,只见她鬓乱钗横,芳喘不止,香汗沁额,两行珠泪,已是夺眶而出。

  杨坚虽然病得昏沉,但也知道一定出事了,经他一再地追问,陈婉于是无奈地说道:“太子无礼!”

  听完经过以后,杨坚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喝道:“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诚误我!”此时他已有所悔悟,当初不该听独孤皇后那老太婆的“枕头风”,废长立幼呀。

  盛怒之下,杨坚连声地命令身边的近臣柳述、元严说:“速召我儿来见!”并补充说:“是杨勇,不是杨广!”他当然是想废掉杨广,恢复杨勇的太子之位了。

  人们常说,事情本来可以办得顺利,却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程咬金当然是后来的人,但“程咬金”的角色却是从古自今,都有人在扮演的。这回扮演“程咬金”的却是那位位高权重的杨素大人。

  身为“太子党”的人,杨素早已把帝国未来的“赌注”下在了杨广的身上,所以当他第一个得到消息的时候,赶忙派人告诉了太子杨广。并召来了将去给杨勇传诏的柳述和元严,篡改了他们手中的诏书,改成赐杨勇自杀了事。

  然后又悄悄将柳述和元严,这两位传诏人逮捕入狱。接着又派左庶子张衡到仁寿宫侍侯病中的文帝,并让两位侍侯的夫人与其他侍疾者都到别处,不久就传出文帝驾崩的消息。

  这一过程做得相当地紧凑,应该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灭了可能将要改变时局的大事的苗头。

  后世关于杨坚究竟是怎样死的,说法也是非常不一。《隋唐演义》、《十八史略》、《通历》等认为杨坚是被儿子杨广杀害的,当然这有点小说家言与野史的风格。正规的史书《隋书》却没有这样的记载。

  《隋书》、《北史》的记述是:“帝疾甚,与百僚辞诀,握手欷歔,崩于大宝殿。”《炀帝纪》也仅写道:“高祖崩,上即位于仁寿宫。”

  但《隋书》中关于宣华夫人那部分却隐约其辞提到杨坚的死因蹊跷:“素以其事白太子,太子遣张衡入寝殿,遂令夫人及后宫同侍疾者,并出就别室。俄闻上崩,而未发丧也。夫人与诸后宫相顾曰:‘事变矣!’皆色动股栗。”

  《隋书》此段记载虽未明指杨坚被杀,但却给后人留下了猜测的余地,即杨坚之死具有被谋杀的可能性。查了一下资料,最早怀疑并直接指出杨坚死于谋杀的是隋末唐初赵毅的《大业略记》。杨广征辽东还师时,张衡的妾告他心怀怨望,诽谤朝政,便诏赐死于家。张衡临死,大声喊:“我为人做灭口等事,而望久活!”监刑者吓得捂住耳朵,赶紧将他弄死。

  《隋书》中写的,“宣华夫人”陈婉与其他宫人都知道事情不对劲,所以“色动股栗”,那是相当的恐惧了。就在当天薄暮时分,杨广派人送来一只金盒,并亲自加上签名封条。陈婉看到以后,以为是让她自尽的毒酒,迟迟不敢打开;经不住使者的一再催请,她双手颤抖地打开金盒,里面竟是盛着一个五彩丝线编成的“同心结”,陈婉顿时明白了杨广的心意,宫人们纷纷向她道喜,她自己却早已心乱如麻、郁郁不乐,不肯答谢,还是旁边的宫人们著她,她才向使者答谢。

  后世的小说家曾经在此情节的基础上加上了许多“花絮”。说当晚杨广便悄悄前来会“宣华夫人”陈婉,一个是色迷迷地急不可待,一个则愤恨、羞怯交集于心,但迫于时势,只好顺从了这色欲熏天的恶棍。

  后来杨广称帝之后,更是沉迷于陈婉的温柔乡中,迷途难返。杨广的萧皇后当然咽不下这口气,她利用皇后的权力迫宣华夫人迁往偏僻的仙都宫,断绝她与杨广的来往。

  小说家们更是杜撰了非常有诗情的一个情节,说是陈婉被迫迁往仙都宫后,寂寞难耐,托人写了一阙词给杨广,词中写道:“红已稀,绿已稀,多谢春风著地吹,残花离上技。得宠疑,失宠疑,想象为欢能几时,怕添新别离。”纯粹一副宫廷怨妇的形象。

  杨广得到这阙词后,想起往日的温存,便回了一阙词:“雨不稀,露不稀,愿化春风日夕吹,种成千万枝。思何疑,爱何疑,一日为欢十二时,谁能生死离。”那种垂施雨露、图慕恩爱之情跃然纸上。

  后来陈婉重施脂粉,再画娥眉,被杨广重新接入宫来。说不尽的朝欢暮乐,道不完的男欢女爱,可惜美景不长,半年之后,陈婉一病不起,不久便仙逝了,终年二十九岁。杨广为其作神伤赋以示哀悼。

  其实听着这样的故事,虽然香艳动听,却有太多戏说的成分。关于陈婉与杨坚、杨广父子间的这种三角关系,虽然见于正史,但却实在没有明确的证据,野史及小说家们,当然会据此大加渲染。或许杨广这色鬼会垂涎于陈婉的美色,但陈婉作为一介弱女子,应该也是身不由己地被迫性多一点,所以她会英年早逝,也是因为心情的郁郁难欢成分在。为什么心情不快,当然是心中不愿意嘛。

  历史早已成为被尘封的过去,但被尘封的历史,却总是会给人予无尽的猜想乐趣,特别是对于那些美丽而有才华的女子,她们的美丽与才气,总是会一再地被人们提起,并不断的出新篇,但无论如何,也是因为她们的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缘故!

71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
热门推荐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