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2015/10/29阅读人次/9117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这是倪妮第一次穿上中式风格的服装拍摄时装片,为中国设计师的“新中式”风格代言。在她的处女作,电影《金陵十三钗》中,她以一身旗袍亮相,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她对中式服装的接触很少。“一直穿各种国外品牌的成衣,想不到中式服装也很适合我。”拍摄结束,倪妮笑言。…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马可带来「奢侈的清贫」、蒋琼耳展现「中国传统美学」、邱昊把玩「东西结合游戏」,还有那一群以「中式」为设计元素的年轻设计师随着传统文化的复兴,淡化表面的中国元素,强调文人精神的「新中式」风格渐成一派。图:这是倪妮第一次穿上中式风格的服装拍摄时装片,为中国设计师的“新中式”风格代言。在她的处女作,电影《金陵十三钗》中,她以一身旗袍亮相,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她对中式服装的接触很少。“一直穿各种国外品牌的成衣,想不到中式服装也很适合我。”拍摄结束,倪妮笑言。在这以后,她可能会更多尝试这种能衬托出她气质的服装风格了。白色中式雪纺长裙(熙素)姜黄色针织羊毛长外套(生姜)

奢侈的清贫

马可的“无用空间”坐落在北京美术馆附近。你可以说它是一家“商店”,但是作为商店,它却显得十分特殊:到访者需要提前预约,才能踏入店堂;店里没有店员和导购人员,每个上门拜访的客人都会有一个“无用生活顾问”,他负责介绍空间、物品背后的故事,但绝不能向客人进行推销。

这家位于东城区闹市的店铺,从去年九月开幕至今,没有做过大规模宣传。推门进去,就走进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清静地—幽深的光线、木质的桌椅、童年的木马、北方土炕上还盖着蒲草垫子有的客人在这里当场失声痛哭,还有人在回去之后写来长信,讲述自己内心的感动。

服装设计师马可耗时将近六年,缔造出了这个心灵世界。在“无用空间”里,她的精神理想与她的设计理念合抱在了一起。她所展示的不是服装,而是对脚下这片土地深深的乡愁。

2006 年,马可带着纯粹艺术化的系列“土地”,在巴黎时装周期间做了展示。这个“不为平常穿着”创作的系列,在西方世界受到了瞩目,被伦敦 V&A 博物馆收藏。2008 年,作为第一个进入巴黎高定日程的中国服装设计师,马可带着织布机、纺纱女和一个静谧古老的中国,站到世界面前。这场发布的名字,叫做“奢侈的清贫”。

五个字,道尽了马可的价值观,又像是马可这几年来的生活写照:她最常接触的不是同行,而是贫困山区的民间手工艺人,她研究他们的物品和技艺,也跟他们一起烧柴做饭。从他们的身上,她不但找到了安稳的精神状态,还确立了自己未来的工作目标:帮助更多在贫困山区的普通人,让即将失传的民间手工艺术得以发展。同时,她也希望带给都市人一些关于回归本质的思考。

法国时尚顾问马丁·勒何波尔曾经这么评价马可:“与其说马可在做一个服装品牌,不如说她在做一个道德项目,为这个国家输入她自己认为是正能量的价值观。”谈起能代表中国的价值观,马可说,那是她从小在书中所游历的一个君子世界:“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大丈夫也。”

旗袍美女的身影、龙凤呈祥的图案、巧夺天工的盘扣花样、锣鼓喧天的热闹场面这些被冠以“中国”,浓墨重彩的符号,在一盂清水中化去了。纯手工制作的棉衫麻衣上,浮现出了一个意境清远、安贫乐道的中国—文人士大夫的中国。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藏青色双面羊绒马甲、白色羊绒长裤、如园系列戒指(all from「上下」)、白色亚麻衬衫(生姜)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雕塑系列羊绒毡斗篷、锦绣系列戒指、暗红色皮带(all from「上下」)、南洋黑珍珠耳环(SHAOO newyork 系列)

诗意的器物

在马可带着“奢侈的清贫”亮相巴黎的同一年,设计师蒋琼耳与历史悠久的法国奢侈品品牌爱马仕开始了一场慎重的、史无前例的合作。由蒋琼耳担任艺术总监,一个全新的品牌将要诞生。它的主题,是中国传统工艺,它的精神源泉,是中国传统美学。

两年之后的九月,「上下」的第一家店铺在上海开幕。首批推出的设计包括“大天地”、“天籁”、“桥”、“福器”、“云起”等多个系列,囊括了家具、茶具、服装、配饰。许多人称「上下」为“中国爱马仕”。对于这个称呼,从爱马仕到蒋琼耳本人,都表示并不恰当。爱马仕全球执行副总裁柯睿涵先生(Florian Craen)曾强调:“这是一个中国品牌,由中国团队在华开发,基于中国工艺,且主要在中国生产。我们不希望造成任何误解。”

设计灵感显然来自明式家具的木器、由景德镇的一流工匠制作的薄胎瓷器、色彩宛若文人水墨画的宝石手把件、宽袍大袖的服装、与老式布鞋形制相仿的鞋履—像在博古架上打地基,「上下」建构起一个玲珑而优雅的世界。如果说“无用”有古代歌行的浑厚古朴,那么「上下」就有骈四俪六的精美繁华。仿佛回到马可·波罗时代,它让西方人发出惊叹。不过说到底,真正能够理解这个世界的,只有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蒋琼耳说,「上下」的产品线虽然多,但全部围绕着一件事物展开,那就是茶。“茶是传统,也是大家生活中的习惯。‘茶’所代表的气质,是绚烂而平凡,很淡,但可以让你流泪。以此为中心,我们设计了家具、茶器、茶服,衍生出配饰、酒器、玉器。”她将这些产品称为“带有诗意的器物”。

“矮纸斜行闲作草, 晴窗细乳戏分茶。”无论西方世界发明出多少种喝茶的方式,中国人永远以最懂茶的民族自居,且当之无愧。

去年年底,「上下」推出了茶叶系列,包括东方美人、梨山乌龙、佛手这三款乌龙茶,以及一款红玉红茶。以茶待客是「上下」店铺的习惯,这次上架的茶品,就是最受客人欢迎的几款。“不是最尊贵的,但是干净、健康。”蒋琼耳说。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色双面羊毛大衣、灰色手染棉麻裤子(all from 生姜)、白色雪纺长袍(熙素)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塑系列羊绒毡斗篷(「上下」)、南洋黑珍珠耳环(SHAOO newyork 系列)

文人雅客,禅衣茶服

与其说是蒋琼耳抓住了茶的文化内涵,不如说是中国人品茶的习惯自然而然地让人滋生出需求。一切从古老中国寻找灵感的当代品牌,都不能绕开“茶”这个既家常,又清雅的主题。从淘宝起家的独立设计师品牌“生姜”,以“禅衣茶服”作为标签,吸引了大量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者。银饰品牌“素(SU)”的两位创始人张沙娃和海燕,也是不约而同地将设计风格建立在茶道、香道的仪式感之上。

品茶、品香、抚琴、打坐,在极闹的世界里,做一个极静的人,不只花费金钱,更要投入时间。古老中国的慢生活,如今只能在折子戏的舞台上观摩。一为表演,一为现实,如何在两者之间划一条恰如其分的分界线?“生姜”的设计师姜穹过去在中式服装企业工作,“从三万块到三十万的中式服装”,她都见识过。她不希望这些服装仅仅属于有钱人,或者说只能在特定场合短暂地出现。“衣服是用来穿的,你买一件很贵的旗袍,也许平时不会穿上街。我希望我设计的衣服,在家可以穿,上班可以穿,见朋友或参加宴会都可以穿。我想象不同的人穿着它们去不同的场合,再穿出不同的故事。”她的设计来自于她自己的日常生活。她的顾客大多也是文人雅客,其中不乏中医、画家、琴师等职业人士。假如没有对这些服装所承载的文化的认同,普通人恐怕还是很难穿上它们,神态自若地走出门去。

出生于艺术世家的蒋琼耳,将「上下」的设计重点确立在“手工艺”上。每个系列的产品,都以一种民间手工艺为基础,糅合简约、隽永的设计风格,加上对现代生活需求进行充分考虑,最终成型。品牌甫一创立就问世的“雕塑”系列,将游牧民族用羊毛制作蒙古包的工艺,用来制作羊绒毡服,没有拼缝,不见针脚,如天上云彩,浑然天成。2014 年秋冬的“揽月”手提袋系列,以传统竹篮为设计灵感,仿效江南缂丝的方式,将皮料与同色系缝线经纬相织,表现如同竹编的肌理和质感。一切产品都带有非流水线的特质,从考察到研发,再到投入生产,多则三年,少则一年。
工艺的精美、产品的稀有,都在暗示着「上下」的奢侈品定位。然而蒋琼耳表示:“我们绝对不是奢侈品,但我们的文化价值、品牌价值很高。”她同时指出,「上下」既有售价高昂的产品,也有价格比较亲民的物件。“只要你对手工艺有兴趣,还是可以很轻易地拥有一些我们的东西。”

比起「上下」的定价,“生姜”可谓亲民。然而,设计师姜穹一点也不讳言这种风格的奢侈性。她的着眼点不在售价,而在实现的途径:“中式是非常奢侈的,一件刺绣旗袍可以卖得很贵。这种奢侈所指的不仅仅是价格。在浮躁的社会中,一颗能沉淀下来的心才最奢侈。”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灰色刺绣装饰中式棉衣(乔 JOQIAODING)

看着电视吃饺子的中国人

2012 年,女装设计师邱昊偶然得到一块棉麻混纺面料样本:浅棕底色之上,斑驳地泛出一块块淡米色,像面影,像花影,像一张破碎的墙皮,又像一幅年深月久的古画。以这批面料为起点,他构思了一个男装系列,灵感来自著名的连环长卷《韩熙载夜宴图》。

搭配和结构依旧是西洋化的:衬衣、外套、长裤、短裤。但面料的质感,服装的长度,领口、后襟和下摆的细节,乃至那一种松弛优雅的上身效果,都传达出在老照片里才能见到的东方神韵。黑色、檀香色、白色,均来自画卷中韩熙载的服装颜色。从中国传统服装中,邱昊提取出一个开衩的细节,以立体剪裁的思路,将面料裁出三角形,再往前折叠。走动起来像老式长衫那样,仍旧是一个开衩,但内在是西洋化、现代化的。对这个游戏般的尝试,毕业于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的邱昊有自己的解释:“可能骨子里我是平面的,但是我接受了立体思维的训练,所以在解释传统平面衩的时候,也用了立体结构。”

这个系列的设计完成之后,邱昊做了一次静态展示,当时获得媒体的一致好评。与服装搭配的厚底“官靴”,以及与国外眼镜品牌合作生产的圆框眼镜,都带有浓郁的往日氛围。原本的计划,是将它作为 2013 年春夏的一个特别系列推出。然而由于面料商方面的原因,生产计划终告搁浅。尽管遗憾,但邱昊将之看做老天的安排:“老天帮我,让我死心塌地做我的女装。”

在邱昊越来越纯熟的女装设计当中,看不到中式服装的影子。一切是顺势而为。在他看来,要找到中国风格,要先认识现代中国人。而穿西服、喝咖啡、开跑车的当代中国,已经失去了找回古老生活方式的环境。他认为,一个人不可能品着茶,闻着香,同时在 iPad 上追美剧。这些追逐国学的活动,“跟买一个奢侈品手袋一样,是一种消费文化。”

邱昊的观点,透露出一个成熟的时装设计师对市场的看法。“没有人希望用服装来把自己边缘化。如果你真的穿长袍马褂,穿传统中式,怎么融入现代社会呢?已经没有文化背景了。”他说。不过,如果把注意力投射到一个相对狭小的圈子,他或许会发现,人们在急切地寻觅着能表达自己文化身份的穿着方式—当然,他们可能不是他的目标客户。

“云游”的设计师李登廷从小在道教文化的熏陶当中成长。在创立品牌之前,他花了一年时间,潜心研究中国古代服饰和民族服饰。谈起做“云游”的初衷,他表示,他找不到适合年轻人穿着的,带有中式风格的服装。“大家都觉得中国的、民族的就是土气的象征。”可是,每当在繁华的路段看到道士、僧人走过,他们那种与环境强烈冲突却又融洽的装束,总会令他深深震撼。

“熙素”立意为小众顾客做精品服务。“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李筱茗说,“我喜好老物件,交朋友、卖衣服也是随缘,闲暇时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兴趣相投的就成为朋友。”

以姜穹、李登廷、张沙娃、李筱茗为代表的这群设计师,没有设立宏大的目标,而是首先满足自己及朋友圈的需求。如果了解一下独立家具品牌“梵几”的销量,你会发现这个圈子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小,并且潜力十分惊人。这个由设计师古奇高一力创建的品牌,在短短几年内一跃成为国内最知名的独立家具品牌之一,甚至带动了一股设计制作实木家具的风潮。古奇的设计有北欧和日式家具的简约朴素,也有中式的淡淡禅意。圈椅、竹椅、禅椅以及罗汉床,都透出浓浓的中国风,但其改良设计更容易被年轻人接受,也能与现代公寓的装潢相得益彰。

提起“新中式”风格的兴起,古奇表示:“我不希望这样的生活方式只是一种‘风’,任何因为风气被淘汰的设计师都很可惜。我希望各种风格能并存,人们通过尝试,沉淀出最真实的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坦言,自己的家也需要磨合。之前,受到身为国画家的岳父的影响,他也曾将家布置成纯粹的中式风格。经过一段时间的生活,现在的家又渐渐变回了“中西杂糅”的样子。“生活方式最终要面对真实的自我,也就是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是西方人养大的孩子,还是私塾出来的秀才?都不是,我是个看着电视吃饺子的当下中国人。”

蒋琼耳说:“中国传统的情怀其实与当代生活并不冲突。现代人也可以采荷迎夏,也可以围炉叙话,也可以与家人和朋友体验四时情怀,也可以有雅趣与诗意的生活。”她喜欢普洱,她那中西混血的儿子也学着品起了普洱。也许这就是“新中式”风格的入口。不一定冠袍带履,不一定提笼架鸟,琴棋书画,也不必样样精通。只需打开一页窗扇,古老中国的斜阳就能照射进来。不学你也能懂,因为它是你与生俱来的情怀。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雕塑系列白色羊绒毡大衣(「上下」)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雕塑系列白色羊绒毡大衣(「上下」)

「上下」弃其形,取其神

蒋琼耳将传统美学用当代的方式演绎出来。因此,「上下」大部分产品与日常生活相关,而非纯粹的工艺品或收藏品。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上下」雕塑系列羊绒毡

两棵三十岁的黑檀木一年间结的果实,三十天日复一日的浸染晾晒,成就二十米闪烁着漆器般温润光泽的丝料。特殊的处理方法,赋予正反两面不一样的光泽:一面光润,一面清拙。
每年只有区区二十米,成就了「上下」的“漆韵”系列。见到它,买到它,都是一种缘分。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上下」漆韵系列

在「上下」的产品开发团队找到这家制作大漆真丝的家庭作坊时,世上仅存的懂得这门手艺的工匠,已经不打算再继续做下去了。在工业发达的现代社会,这种工艺复杂、产量极其稀少的面料无用武之地。「上下」让它在服装上焕发出新生。简单地扫一眼、摸一下,任何人都会为大漆真丝的质地感到惊艳。

民间手工艺是「上下」一切设计的基石。品牌创始人及艺术总监蒋琼耳概括「上下」的品牌精神为“手工艺在当代生活的焕发”。她希望为这些衰落的、面临消亡的民间手艺找到新的载体,“将传统美学用当代的方式演绎出来”。因此,「上下」大部分产品与日常生活相关,而不是纯粹的工艺品或者收藏品。

为了实现这一构想,品牌的相关团队在产品研发上花费了大量时间。将竹编工艺与白瓷结合在一起的竹丝扣瓷茶具系列,前后经历了长达三年半的磨合。传统竹丝编织工艺一直以来擅长平面画和立体昆虫,之前很少用在实用器皿上。手工艺人习惯了装饰品的制作思路,而器皿的设计重视实用性,牢固、清洁、称手,都要预先考虑。此外,作坊式的工作方式,制作两三件物品很容易,要制作五十、一百件相同产品,就要面临品控问题。从 2010 年推出竹丝扣瓷以来,这一系列成为了「上下」的长销产品,每一年的产量都在提高。「上下」的所有产品背后都有一个类似的故事。蒋琼耳说:“手工艺需要一段时间来苏醒,每一年都去唤醒它,持续不断地维护它,它才会有未来。”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上下」大天地系列家具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上下」桥系列茶具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上下」首款包袋

出身艺术世家的蒋琼耳,外祖父蒋玄佁是最早留学海外的中国艺术家之一,也是最早把西方油画艺术引入中国的艺术家之一,父亲邢同和是著名建筑师,参与建造了上海美术馆。蒋琼耳自幼跟随大师学艺,国画师从程十发,书法师从韩天衡。对她而言,中国的传统审美,是泉水般熟极而流的情怀。“我们传承的不是传统中国‘元素’,而是中国文化的灵魂。‘弃其形,取其神’。”她承认,随着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一件式样繁复的古典家具也许不适合当代的家居风格。“但灵感的来源是永恒的,比如器形的比例、神韵、气质、情感,这些才是需要传承的。”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上下」创始人及艺术总监蒋琼耳

与此同时,蒋琼耳强调:“「上下」绝对不是奢侈品。”在位于上海淮海中路的“上下之家”,既能看到售价高达 88 万元的紫檀书桌,也有标价 300 元的茶杯和茶垫。她不希望这些美丽的器物只能为富人独享,而是想把惜物的情怀传达给顾客。采荷迎夏,围炉叙话,古老中国并不是物质化的,而是每个中国人都熟悉的生活。“「上下」一直在做的,就是让传统的生活美学像潺潺流水般,流回到现代人的生活里。”

生姜:蝉衣茶服

近两年,随着改良后的中式设计逐渐受大众接纳,淘宝等电商网站也涌现一批热衷于“新中式”的原创服装品牌。生姜是其中之一。

生姜的工作室位于七宝的一幢高层办公楼,运营及设计团队一共有十多人,对一个从网络起步的品牌而言,算是初具规模。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姜穹负责了大部分设计方面的工作,她的先生则带领着整个团队主攻品牌运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让姜穹能全副身心地投入设计。她对自己设计及品牌的定位十分清晰—具有东方气质的清雅与优美 、安和平静。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生姜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姜穹

在姜穹的记忆中,东方女性之美,应该就在于她们特有的温柔安静的样子。“她们穿着立领的长衫长裙,或松身或开衩,虽然把自己的身体隐藏得完好,但在低头垂腰时 ,身体在衣裙的掩盖下不经意展现出的线条 ,或是行走时身体在松身衣物间的晃动,若隐若现的美展露无遗。”她将这些传统的设计元素运用到作品中,也从一些文化符号上撷取灵感,让穿衣者能串联到过去—比如她喜爱明代仕女所穿褙子的优雅流畅,便有了直领、高衩的修长外套;又比如她喜欢清末褂衫的文雅与气派,便给男生做了改良的立领长衫,再配上圆眼镜,文人气质呼之欲出。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在姜穹的记忆中,东方女性之美,应该就在于她们特有的温柔安静的样子(模特:何若阳)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生姜中式改良立领长衫(模特:荣帅)

从 2013 年底创办至今,生姜的每个系列都有一个文雅的名字,比如“净居”、“清茶”、“妙行”等。“这就是我的生活,除了做衣服外就是安静地宅在家里,每天喝茶听琴,偶尔参加雅集。这些平静的喜好给予我很多灵感的启发。” 生姜的顾客大多是文人雅客,其中不乏有中医、茶人、画家或是琴师。“他们欣赏传统文化,也欣赏这种审美方式。”设计师说。
学服装设计出身的姜穹笑称,在学校里自己的作品从来不是班上最突出的。“我就是这样的,很平凡。我的设计也好,我印象中的东方气质也好 ,我希望它们是含蓄而沉静的,那种美的韵致不是扑面而来的吸引,而是当你离开时的念念不忘。所以我喜欢在设计中做一些减法,没有过多的装饰,可能只是剪裁时对身体线条的勾勒,可能是两种材质的对比,让穿衣者感受到清净和安静,才会静下来去体悟生活中的美。”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生姜 2014 秋冬新款羊毛大衣(模特:邵琪)

她用日常爱好给自己追求的体验来作比:“如果你听过古琴,应该会明白虽然它只有极少的几弦,却可以在每一根弦的颤动里留给人无限的回味,而恰巧这时的乐曲里又有一段空白,就给我们的想象安置了空间,我觉得这是东方文化里特别震动我的美。喝茶也是一样,不同的茶里泡出不同的情境,因为味觉而牵动的情感记忆,那种物我两忘的共鸣是特别难忘的知遇。”姜穹坦言,设计就是“把我对生活中美的体验,通过做衣服这种我喜欢且适合我的方式表达和呈现出来,而那些感受到我所传递的美的顾客,可能就选择了我的设计。”

熙素:以衣会友

熙素的设计师李筱茗骨子里的中国情结很深,从读书时候的毕业秀到今天的原创品牌,从直观可见的中国元素到含蓄唯美、无中无西、无对无错的熙素,她一直围绕着东方文化做设计,也享受着这种成长。甚至连她那充满东方诗意的名字“筱茗”,也是因为她出生在竹子发芽,茶花盛开的时节,爷爷为她取的。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设计师李筱茗骨子里的中国情结很深

“熙熙攘攘世间,难得一丝清素。”这句充满禅意的话,诠释了李筱茗对设计以及生活的感受。2012 年初,她离开原先在职的大公司,创办了品牌熙素。“在做熙素之前,我是个非常商业的设计师,每年跟着国际时装周的节奏追逐效仿,超快频率的设计让人疲倦。挣扎后的结果,就产生了熙素。它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份事业,更是我生活的一份态度和人生的一种表达。”

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历代服饰有太多可以借鉴,但筱茗却未曾从什么具象物品上获取灵感。“我喜欢揉碎了,再掺和到骨子里的感受。例如‘觉茶’系列,我把传统茶文化与都市节奏融合,运用一些汉服的元素与现代工艺面料结合设计。”

从熙素采用的面料上,能大概猜出喜好这些衣物的人:没有任何华丽的成分,以天然材质为主,棉麻、真丝、羊毛等令穿衣者舒服自在,也感受到设计师传递的淡然与温暖。“我们的顾客大部分是喜欢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族,他们目标明确,懂得取舍。这样的顾客非常有黏度。”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熙素的设计以天然材质为主,棉麻、真丝、羊毛等令穿衣者舒服自在,也感受到设计师传递的淡然与温暖

正因为最早这批客人的“忠诚”,熙素创立以来的销售业绩比筱茗预期的要好很多,也给了她信心继续开店。“我们正在筹划开设一家熙素会所,以新的方式坚持东方文化的传递。”筱茗说道,“这是一种新的销售模式,更贴近生活,也让客人能更好地交流,更能体现我‘以衣会友’的理念。”

喬 JOQIAODING:轻中式

设计师丁又乔第一次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兴趣,并不是在国内,而是在异国他乡。“2011 年,在圣马丁读书期间和朋友去 V&A 博物馆看展,偶然看到一个名为‘来自紫禁城的龙袍’的展览,在欧式的建筑中看到这样的中式美学精品,非常震撼。”她这样回忆当时的心情。

那次展览展出了从顺治到溥仪年间的 50 多件华贵服饰、20 件首饰细软以及 15 件丝质衣料,很多服饰均是首次在欧洲展出。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本来面向外国人的文化展览,竟然唤起了一个中国女留学生的文化焦虑。“那一刻我想起了日本人对他们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扬。作为中国人,我们对待自己的传统文化,不要说传承,可能连了解都算不上。”丁又乔说。不过,这种焦虑并不完全是坏事。相反,它让设计师跟自身的文化土壤拉开一段距离,更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定位。在丁又乔看来,“新中式”意味着传统文化的再发现。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一直在西方文化环境中生活学习的丁又乔,逐渐发现东方文化的美

“对‘中式’的追溯是一个比较奇妙的过程,我在这个事件中一直是比较中立的状态,甚至像个‘混血儿’。”一直在西方文化环境中生活学习的丁又乔,逐渐发现东方文化的美。“在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求学的过程中,我的很多视角和概念被不断地解构和扩大。”因此,她坚持将自己的品牌 “JOQIAODING” 的风格定义为“轻中式”。

“所谓‘轻’,就是年轻、轻松和松弛,我觉得这样的状态和我感受中的传统文化不谋而合。它不张扬、不锋芒毕露、不咄咄逼人,这样的状态在现代社会中很难得。”丁又乔希望把西方服装结构中利于人体以及现代人生活方式的优点保留下来,与最传统、最明媚的中式服饰文化相结合。“这样的方式在我看来也是最易为现代人接受的形态。”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丁又乔把西方服装结构与最传统、最明媚的中式服饰文化相结合

对服装设计的态度同样折射到了丁又乔的日常生活中。虽然手头做着“新中式”的设计,但她显然没有让传统文化塞满所有时间,“说实话,我并没有在追求品茶、禅学、陶瓷之类的喜好, 但我本身偏爱比较安静、自由的生活状态,就像我说的,我的喜好和对生活的感受都比较‘混血儿’,我想正是处于这样的状态,才能做出不一样的‘中式’吧。”

不过,丁又乔对中式风格的复兴潮流仍表现得十分审慎。她觉得,这仅仅属于一小部分人。“的确,许多顾客开始转变对中式设计的态度。刚开始他们对品牌的认识比较浅,觉得我做的是中式服装。穿着后的感受改变了他们的想法,现在他们开始感兴趣,去了解服装背后的故事。”甚至有许多客人表示,很欣赏这一类服装,虽然暂时穿不出这种味道,也会先买下来收藏,慢慢适应这一风格。“这样的结果对我而言,比销售数据更让我感动。”她说。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喬 JOQIAODING“上海1910”系列

SU 素:四时花鸟之美

见到素原首饰旗下“SU 素”的创始人张沙娃时,她正带着团队为品牌十周年活动忙碌着。沙娃和她的合伙人海燕寻访了一些古老手工艺的传人,计划着拍摄一个传统手工艺传承的宣传片,其中包括錾刻、木雕和刺绣等门类。在工作中,她们时常从这些传统手工艺中寻找灵感,将其中蕴含的东方气质融入现代首饰,传达一种“灵于心、素于形”的设计理念。

沙娃和海燕既是闺蜜,又曾是同一家设计公司的同事。还在打工时,她们下班后经常一起逛街,却总是找不到适合自己的首饰。审美上的一致性和对市场的敏感,让两人决定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首饰店。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素原首饰旗下“SU 素”创始人张沙娃和方海燕

从瑞金路上的一家小店开始,SU 素的定位就深深地扎在了传统文化的脉络里。“如果你选择做维多利亚风的东西,就很不靠谱,因为你没有感受和经历。我们并不是因为市场上缺乏中式风格,或是觉得这种风格比较讨巧才去做,而是因为自己喜欢。有了创作的欲望,自然就走到了这里。”SU 素的很多首饰以中国花鸟画中常出现的花卉为蓝本,栀子、牡丹、玉兰、蝴蝶兰用沙娃的话来说,这些名字念起来天然带着朴素、淡雅的传统生活气质。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从左至右分别为:海上花-牡丹三角绣、缘木花开-木生花钗、青花绣-青花绣挂件、缘木花开-木生花流苏挂

与两位设计师一样,SU 素的顾客大多对传统文化充满认同感,她们更希望找到说明自己文化身份的饰品,同时又不过于高调。沙娃本人即是如此,她时常参加传统文化爱好者的雅集,学习古琴和饮茶,这些都是她生活的一部分。

在设计方面,沙娃很清楚地将 SU 素和纯粹的复古区分开来,她不排斥仿古设计,但对她和海燕来说,最重要的是继承中国文化的精神。“我们摒弃繁复的纹饰,倾向于简洁和气质上的美。我们想做一个拥有中国气质的品牌,而宋朝的美学、江南的清雅是我们想要靠近的格调。”

云游:后现代中国古典主义

云游是设计师李登廷在个人品牌鹤之后推出的又一个独立品牌,它以中国传统和民族文化为基调,贯穿设计师游历世界所经历的奇闻异事和自己的臆想世界。一前一后,经营着两个以中式为基调的品牌,李登廷定义自己的路线为“后现代中国古典主义”。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设计师李登廷定义自己的路线为“后现代中国古典主义”

“每一件衣服都发自内心。”这是李登廷的设计态度。他的每一件衣衫首先是为自己而做,饱含心思与感情。因为从小的成长环境,李登廷受到道教文化的很多影响。2010 年,因为买不到自己想要穿的衣服,他开始尝试自己做道教主题的服装,自己穿着拍照发布到微博等社交媒体,引来了不少人的询问。于是,他索性创立了品牌鹤。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李登廷将工作室命名为“善衣局”,自称“善衣局局长”

在此之前,李登廷花了一年多时间,研究中国古代服饰、民族服饰。他思考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不是照搬古代服饰的形式。“我的设计灵感取材面很广,并没有特定某个时期或某件事物,而是自己定一个主题,提炼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象,再改造成适合现代人的审美的设计。”

2014 年诞生的云游,是李登廷酝酿多时的成果。相比鹤,也更为成熟。“我没考虑太多商业因素。我一直认为:只要用心去做一件事情,钱自然而然就来了,花太多心思在怎么去赚钱上面,人会失去很多东西。我现在做服装的目的,还是为了自己每天可以穿着喜欢的衣服出门,就这个简单的想法,我没有那么多的商业考虑。”转手第一个品牌鹤之后,李登廷只保留了设计顾问的头衔。

云游首个系列在面料材质的丰富性和印花的多样与创意上令人惊喜。得益于李登廷之前作为面料设计师的经历,编织、羊毛、皮草以及大量独特印花的棉、麻、锻等冲突材质共存设计,手法相当老练和谐。2015 春夏系列,灵感来自于他去喜马拉雅山脉的体验。他徒步到了当地比较偏远的村落,根据他们的生活习惯和服饰特色,结合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做出了新的系列。

无论是鹤还是云游,李登廷都是以中国文化为出发点。他给自己贴上“后现代中国古典主义”的标签。“现代主义追求实用性,后现代主义则更注重表象,恰恰是那些流于表面的东西。这并不是说哗众取宠,而是真正做到自己想要表达的感觉就好。”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于上海时装周上发布的云游 2015 春夏系列

SHAOO:似远实近的中国美

童文威最近很忙,她的个人高级珠宝品牌 SHAOO 以及流行皮质首饰品牌 SHAOO SHADOW 即在巴黎、伦敦入驻更多商场。经过十年的发展,两个品牌旗下的产品线逐渐成熟,品牌也进入另一个发展期。
或许你对童文威这个名字不太熟悉。她是卡尔·拉格斐眼中最具潜力的设计师,前法国第一夫人布鲁尼·萨科齐和众多潮流 ICON 是她的追随者。出生在上海,学习生活在法国的她,将中国的玉石与潮流元素结合,诠释她眼中的中国之美。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设计师童文威

“就如中国画一样,玉讲究一种低调的意境美,含蓄而不张扬,但在国外,许多人都不懂玉文化。”童文威感慨,“我会站在西方的角度来认识中式的美。我所看到的美,有一定的距离。”通过这些以玉石为主材制作的高级珠宝,越来越多西方人开始了解玉石文化,进而爱上中国文化。“他们对中国各个年代的变化都很好奇,会跟我一起讨论唐朝文化。”童文威兴奋地说。1999 年,从上海美术学院毕业的童文威决定远赴巴黎留学。她选择进入时尚名校 ESMOD。2004 年,还在实习的她成为导师口中“既有天赋又非常幸运”的学生,她将皮革与蕾丝结合,制作出性感且具有原生态感觉的皮革配饰。这些作品寄到法国知名买手店 Colette 后立刻被选中买断。那一年,她的流行皮质首饰品牌 SHAOO SHADOW 诞生。2007 年,她推出以玉石为设计元素的高级珠宝品牌 SHAOO,受到时尚名媛的青睐。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2007 年,童文威推出以玉石为设计元素的高级珠宝品牌 SHAOO,受到时尚名媛的青睐

童文威的父亲是知名的书法篆刻家,喜欢品茶,也好研究中国古典文化。受父亲影响,她也喜爱喝茶,钟爱明代家具。“我被老式家具的线条美深深吸引。”她表示,古老的艺术品和建筑是她的灵感来源。在她的珠宝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灵感来自老式家具、木雕上的镂空设计。

QEELIN:瑞兽的新生

在 2004 年戛纳红毯上,张曼玉以一身纯黑晚礼服亮相,简洁的装扮衬托出胸前那条 Qeelin 葫芦(Wulu)项链。中国传统的葫芦造型,通过线条比例设计,变身现代感十足的珠宝,也一跃成为法国潮流名店 Colette 中最具中国味的热卖单品。从那时候起,Qeelin(麒麟)这个名字印入大家心中。

这个名字与中国的神兽麒麟发音一样。“麒”、“麟”代表着男性和女性,在中国文化中是幸运和财富的象征。品牌的创立,源于 Qeelin 共同创始人、主席、创作总监 Dennis Chan 在中国的一段丝绸之路探索。敦煌的“千佛洞”激发他创立一个独一无二的珠宝品牌的念头:“用现代的手法呈现中国的元素。”2004 年,Qeelin 诞生。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Qeelin Buckle My Love 系列 18K 玫瑰金手环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Qeelin Buckle My Love 系列 18K 白金手环

作为一名华裔设计师,Dennis 热爱中国文化,喜欢收藏古董相机和镜头。小时候妈妈给的铃铛、在香港市场买到的机器人玩具等,都是他内心的创作动力。最新推出的 Mogaoku 高级珠宝系列,启发就来自敦煌莫高窟千佛洞中的壁画。他设计的“Tien(天)”、“Di(地)”、“Ren(人)”三件珠宝,代表组成宇宙万物最重要的三大要素,组合在一起,既具抽象美感,又具有禅意。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Qeelin 共同创始人、主席、创作总监 Dennis Chan

葫芦、熊猫、狮子、竹子等中国人再熟悉不过的文化符号常出现在 Dennis 的设计中。对他来讲,挑选一个元素并非简单的复制,而是“无论在工艺还是设计上,都要在最大限度内实现创新”。“在  Wulu 系列中,我采用镂空设计,只保留线条,化繁为简。XiXi 的喜狮造型,可开合的嘴部和可舞动的四肢融入工业设计的技术。BoBo 熊猫造型将“友谊大使”和“和平大使”相结合,以泰迪熊的躯干造型结合熊猫的头部。”Dennis 希望赋予中国元素新的精神、细节和突破,一切都朝着他心中的“新中式”风格珠宝努力着:“以现代的手法去表现中式元素。”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Qeelin Wulu 系列 18K 白金镶钻葫芦耳环

古老中国的新经典:新中式

Qeelin High Jewellery Wulu 系列 18K 白金镶钻石流苏耳环

编辑:许佳、黄俊、王韵 文:王子烨、许佳、王韵、黄俊、谭浩、阎娜 摄影:黎晓亮、苏杭

41
旗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
热门推荐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