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2015/11/20阅读人次/11769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被称为“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师”。肖全在摄影圈内外的知名度,靠的是《我们这一代》的大型摄影集,这本出版于1996年的画册几乎囊括了1980、1990年代文学艺术界风云一时的各色知名人物,其中有张艺谋、陈凯歌、姜文、何训田、谭盾、北岛、王安忆、史铁生、陈村、崔健等人。为了拍摄这本画册,肖全走南闯北,用了将近10年时间才告完成。肖全也因此有了“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师”的美誉。

肖全历经十余年拍摄完成的《我们这一代》,是对中国50-60年代出生的知名文化艺术界人士进行影像建档。这些年来,他遍访散落在中国各地的艺术家、文学家,在他的笔记本上排列着以自己的标准选择出的长长的名单,并且随着时间和工作的进行,这个名单还在不断地变化和丰富。肖全怀着对同代人命运的关怀,怀着对人本身的同情和热爱,象一道和煦的阳光轻柔地穿过这一代人的生活,用他手中的相机为每一位被访者投射下一幅温存的造像。而他对人物性格的精准把握,以及他与这一代人广泛密切的交往,也使得他的照片集超越了个人行为的层次,而成为具有社会意义的影像工程。肖全,用他的温情和执着,见证了这一代人的生存,折射出了他们的痛苦与欢乐,彷徨与坚持,而在这一切之上,是对生命的永恒关怀。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说出了第一次在长城上拍摄感受:“杨丽萍裹着巨大的布站在烽火台上,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一股雄浑的气,从头顶贯穿到脚心,而自己则变成了一个通道,那种力量很容易就刺激到你内心深沉的东西,你再不会想自己是什么人,来干什么的,只是下意识的按快门。我单腿跪在地上,拍得满头大汗。”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从1992年开始至今先后多次拍摄杨丽萍,他对杨丽萍的拍摄,已不仅仅是摄影师与拍摄对象的关系,而是作为“观者”与“舞者”在精神深层的心灵交流与互动。

肖全说,杨丽萍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个“仙人”,她身上有一种“仙气”,任何人都可以和她很近,但你又会有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感,我想这应该是灵魂的距离。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认为杨丽萍的舞蹈具有唯一性,在他的眼中,杨丽萍的舞蹈就是一种特殊的语言,用来传达人与自然之间的情感。他说:“杨丽萍是在用舞蹈寻找快乐,而我是在用镜头寻找快乐。”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多年前曾说过:“三毛和杨丽萍都是离自然和上帝最近的人”,对于肖全来说,他是幸运的,因为他在30岁时拍摄了三毛和杨丽萍,而在50岁时还在拍杨丽萍。而“如果三毛和杨丽萍没有碰见肖全,那么这个世界上也不会存在这些影像。”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肖全镜头下的杨丽萍:可远观 但不可亵玩的那个人

作为肖全镜头下的著名女性之一,舞蹈家杨丽萍是肖全成为自由摄影师后第一个拍摄对象。她对于舞蹈的执着以及与自然的亲近、对美的敏感都深深打动了肖全,肖全的镜头也向世人展示了最为真实的杨丽萍。

杨丽萍出生在大理的一个白族人家,父亲杨印宝,母亲杨仙果,均为白族。但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因为在家里排行老大,下面还有3个弟弟妹妹,照顾他们的责任自然就落在了杨丽萍的肩上。从小酷爱舞蹈的她,没有进过任何舞蹈学校,她凭借着天赋,1971年从村寨进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
之后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并以“孔雀舞”闻名。1992年,她成为中国内地第一位赴台湾表演的舞蹈家。1994年,独舞《雀之灵》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作品金奖。2009年,凭借《云南映像》姊妹篇《云南的响声》获得成功,并成为中国第一个举办个人舞蹈晚会的舞蹈家。

74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