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阴丹士林旗袍

2007/02/13作者/张芳来源/原创阅读人次/15505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凝视阴丹士林旗袍,是在汪曾祺先生的散文里。那晚正闲闲地翻书,忽见汪老在《金岳霖先生》一文里缓缓写道:“那时联大女生在蓝阴丹士林旗袍外面套一件红毛衣成了一种风气,穿蓝毛衣、黄毛衣的极少……”…

凝视阴丹士林旗袍,是在汪曾祺先生的散文里。那晚正闲闲地翻书,忽见汪老在《金岳霖先生》一文里缓缓写道:“那时联大女生在蓝阴丹士林旗袍外面套一件红毛衣成了一种风气,穿蓝毛衣、黄毛衣的极少……”我就这样在这句话面前呆呆出了神。在如此纯净温煦而传神的描述里,读者确是很容易出神并浮想联翩的。

阴丹士林旗袍什么样?想象中它肯定富有旗袍的妩媚:轻拢的领口,纤巧的盘扣,松紧适度的腰身兼抵至膝部的开叉,穿上它不经意回头会有种 “曾是惊鸿照影来”的轻盈。当然不止妩媚一项。阴丹士林旗袍既然多为蓝布旗袍,那么,它一定又有着其他质地的旗袍所不具备的书卷味。留齐耳短发、围白围巾的林道静穿上它时,是在水一方的清纯;联大女生在蓝布旗袍外面套一件红毛衣,是不动声色的典雅;而从前江南城镇的主妇以素净的发髻、白色网眼罩衫搭配着蓝布旗袍时,则是洗尽铅华的从容……

细想起来,这浓浓的书卷味便该是蓝布旗袍之精髓了。总觉得,对于蓝布旗袍之美,我们是只可以冠之以“有韵味”而不能称之为“漂亮”的。不同于“漂亮”的简单、发散和短暂,“韵味”往往是丰富、内敛而隽永的。有韵味的蓝布旗袍总让我们联想起许多灵魂美丽的人和事物:例如特别蓝的天,特别静的湖,特别飘逸的杨柳,又例如幸福极了的笑脸,徐志摩在某个月夜对陆小曼的低语“我最喜欢你穿一袭清清爽爽的蓝布旗袍”……呵,天上飘着一些微云,平地里吹起一阵野风,阴丹士林旗袍就这样在绵绵不断的想象中愈发纯净、美丽和精致,难怪曾经沧海的汪曾祺先生在晚年仍念念不忘于它,而即使是素未与之谋面的我,一晕灯光下亦有些“教我如何不想它”的心情了。

101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