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虞姬虞姬奈若何 虞姬和项羽的悲壮颂歌

2011/12/07阅读人次/35615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项羽尽管残暴鲁莽,尽管桀骜不驯刚愎自用,但他只钟情于虞姬一个人,他的仰天长啸只为虞姬一个人。英雄美人的传说,自此开始,由此结束。项羽,他的坚强背后却只有这个女人,虞姬是项羽共患难共富贵的妻子,他的爱情是心甘情愿的奉献和给予,只要虞姬微笑着接受。 …

虞姬虞姬奈若何 虞姬和项羽的悲壮颂歌

虞姬虞姬奈若何 刘亦菲饰演的虞姬和项羽的凄美绝唱

  项羽是历史上少数几个可与秦始皇一较霸气的人之一,尽管他不是帝王,他没有成就霸业,却也是堂堂楚王,也不失为一代霸主。 

  从“彼可取而代之”到巨鹿大捷,项羽杰出的军事才能和领导天赋让秦之灭亡顿在旦夕。但他也是直肠子到底空有一副打仗头脑不懂为人处事的家伙,也是个鲁莽凶残得可以负尽天下人的蛮夫,所以最终将成就子孙帝王千古之业的机会拱手让与了阿斗刘邦。也许历史会为他惋惜,乌江会为他呜泣,但成王败寇历史终究现实而无情,江水滔滔洗却烟嚣尘杂。 

  这是我从《霸王别姬》中看到的,我震撼于那粗犷恢宏的气势,同时我也震撼于西楚霸王与虞姬之间的绝世恋情。 

  项羽尽管残暴鲁莽,尽管桀骜不驯刚愎自用,但他只钟情于虞姬一个人,他的仰天长啸只为虞姬一个人。英雄美人的传说,自此开始,由此结束。项羽,他的坚强背后却只有这个女人,虞姬是项羽共患难共富贵的妻子,他的爱情是心甘情愿的奉献和给予,只要虞姬微笑着接受。   

  “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望苍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爱你那一种。伤心处,别时路有谁不同,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我心中,你最重,悲欢共,生死同。你用柔情刻骨,换我豪情天纵。我心中,你最重,我的泪,向天冲。来世也当称雄,归去斜阳正浓。” 

  不知还有多少人记着并喜爱着这首《霸王别姬》,我是每次都会为这悲壮的歌激动得热泪盈眶的。这旋律、这歌词我都愿意相信的的确确就是霸王的心声,是他面对江山却对爱人的字字血泪的倾诉。虞姬只在她脖子上细细地抹了一道红印子,就成就了项羽的了无牵挂,成就了自己的贞烈大义,成就了他们夫妻凄绝美丽的爱情神话。项羽这天地间最刚烈最桀骜的男儿,也会泪向天冲,拔剑仰天长啸,面对那个逝去的再也无法挽回的高贵灵魂,他头一次感受到了一种无能为力,一种欲绝的伤心。如同没了中流砥柱的海浪,灾难般的翻腾。后又如同哭喊过的孩子,安静的睡去,尽管在梦中,仍无声地抽泣。楚王的爱,似深沉的海。兴许那本“卷土重来未可知”的四面楚歌,自刎乌江,不是他已彻底绝望,而是他已彻底心碎;不是自暴自弃,而是意冷心灰;不是没有赢的可能,而是已没有了赢的意义;身边最想与之分享的人已去了,纵得天下又如何!!倘偌大的宫殿只有残烛冷月相伴,倘满腹的心事只有骏马宝剑聆听,倒不如,干脆,随虞姬的芳魂去了罢! 

  历史再无情,也留下了这艰苦卓绝、凄婉美丽、仓叹千年的一页,乌江水再一逝不回,也不停呜咽的述着这前世今生唯一且永恒的英雄美人的传说。

  虞姬只是个民间女子,她千里迢迢投奔项羽的军营,只是因为她敬爱他。她想,他是需要有个人照料的,需要有人分享他的喜悦,需要有人分担他的悲哀。她想,这个人必须敬他、爱他,于是,她去了。

  “曾是气吞残虏”,是项羽无人企及的英勇;釜破舟沉,是项羽的果敢和无畏。在乌骓马背上往来奔突的他,每一声断喝都是一条咒语,每一个枪花都开在鲜血上,使暴秦的虎狼之兵尸堆如山。这一切,都使她由衷喜悦。

  项羽不爱阿房宫的奢华,她也认为军营比较适合自己。阿房宫被付之一炬,火光明灭中,项羽凛然如战神,而她高贵如女神。

  项羽离开了函谷关,即使它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他是楚人,楚地有太多的让他难以割舍的东西。他以为楚河汉界便是界限。虞姬也希望停战,但是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毕竟,人的野心不是什么界限所能限制的。虞姬,你的预感是对的,刘邦的确有心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但你不曾说出,你认为项羽太累了,不该再让他担心。

  刘邦是可怕的,他虽然不善领兵打仗,但他的心机比宝马长枪更为厉害。张良的计谋像一杯毒酒,落入了楚人的喉咙。韩信的战阵像一张罗网,网住了楚人的铁骑。

  项羽一天比一天沉郁了,虞姬也日渐憔悴。她为项羽担心,然而,她不曾说出。

  垓下,残阳如血。

  娇花凋零的虞姬扶着乌骓,低声诉说着心事。

  项羽在帐内喝着闷酒,楚歌的韵律从四面八方像魔音一般折磨着他的耳鼓。心中的郁闷不能随酒消融,便唯有随歌溢出——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若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项羽虽粗通文墨,但不曾作过诗,他吟唱出的只是胸中的郁闷,只是那几欲喷薄而出压抑不住的郁闷。那悲怆的声音和着四面楚歌在军营飘荡,那声音似乎连太阳都不忍听,急忙落山。
 
  “虞兮虞兮奈若何,奈若何……”项羽最放心不下的便是虞姬,不由把那一句连唱几遍。

  虞姬在帐外静静的听着,没有落泪。因为,她知道,泪,是没有用的。她感到有些欣慰,接着袭来的又是挥之不去的悲哀,为项羽,也为自己。忽然,她听到了一个微弱然而清晰的声音:“他必须突围出去,他能够突围出去,江东的乡亲也一定会像以前那样拥戴他。他一定能够重振雄风,再夺天下!”她知道突围需要轻装,而轻盈纤细的自己却是他最重的负担;她知道突围需要拚杀,而拚杀时是不能分心的,她也知道,有自己在,项羽是不能不分心的。她知道自己无力帮助项羽突围,但是,她知道自己能做的是什么。

   “我不能拖累他,决不能!”虞姬喃喃自语,走进帐内。

  “项王……”

  “虞姬,有事么?”

   “我想为你跳一支剑舞,请大王把佩剑给我。”

  “好吧。”项羽没有觉察到什么,毫不迟疑地递过他的佩剑。

  没有丝竹,有的只有项羽低低的吟唱。这就足够了,虞姬微微一笑,她要跳一支绝美的剑舞,让项羽永远记住自己。

  项羽的郁闷随歌而出,虞姬的忧伤由舞承载。她的忧伤太重了,所以,只能由剑舞承载。

  幽幽红颜,森森剑影,伴着四面楚歌的韵律……

  虞姬舞着,想着,似乎回到了以前。她不再刻意于动作,只是听任心手交应:
一路的桃花依次绽放,一路的风情千般妩媚,一路的血流淙淙如水,一路的白骨森森如山。一路刀光,一路剑影,一路烽火,一路血泪……虞姬漫随着思绪起舞,似在江东,似在中原,似在函谷关……

  项羽也有些恍惚,他眼中只有如电的剑光和如花的虞姬,似乎也回到了从前……

  舞到最后一式,虞姬顺势用宝剑在颈间一抹,雪白雪白的颈上立即沁出殷红殷红的鲜血,美的有些不真切。“吴越薄钢锻剑,果然是天下无双的宝剑!”虞姬凄然一笑,软软的倒下。“霸王是不该流泪的。”但是在她倒地的一瞬间,她分明看见项羽的眼里喷涌出泪水。

   “不管以后怎样,我不会拖累项王了……而且,这世上也不再有如此的剑舞,我给项王留下的舞影无人能仿,因为,即便后来还有舞技再高超的舞者,也不会再有我这般欣慰和悲哀交织的心绪……”

  乌骓长嘶,和着楚歌,在呼唤虞姬……

  当拔山扛鼎的传说成为泛黄的书页,当惊虹掣电的乌骓化为东去的江水,虞姬,这位普通的江东女子,以一支剑舞,将自己平凡的一生,演绎成人们津津乐道的传奇。

503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