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红楼梦》里的美女,你喜欢哪个?

2011/07/01作者/洪烛阅读人次/18403我要评论(3)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你选择薛宝钗呢还是林黛玉,作为大观园里的花魁?你偏爱山的富丽堂皇,还是嗜好水的虚无缥缈?薛宝钗代表着务实的美女,林黛玉代表着务虚的美女。脂砚斋拿袭人与晴雯做过比较,是在晴雯疑忌麝月与宝玉亲近那一段:“观者凡见晴雯诸之则恶之,何愚也!要知自古至今,愈是尤物…

  你选择薛宝钗呢还是林黛玉,作为大观园里的花魁?你偏爱山的富丽堂皇,还是嗜好水的虚无缥缈?薛宝钗代表着务实的美女,林黛玉代表着务虚的美女。脂砚斋拿袭人与晴雯做过比较,是在晴雯疑忌麝月与宝玉亲近那一段:“观者凡见晴雯诸之则恶之,何愚也!要知自古至今,愈是尤物,其猜忌愈甚。若一味浑厚大量涵养,则有何可令人怜爱护惜哉!然后知宝钗、袭人等行为,并非一味蠢拙古版,以女夫子自居。当绣幕灯前,绿窗月下,亦颇有或调或妒,轻俏艳丽等说。不过一时取乐买笑耳,非切切一味妒才嫉贤也,是以高诸人百倍。不然,宝玉何甘心受屈于二女夫子哉?看过后文则知矣。故观书诸君子不必恶晴雯,正该感晴雯绣阁中生色方是。”脂砚斋把宝钗、袭人当作一路人。就温顺柔和、宽宏大量而言,她们确如同类。
               
  表面上很有个性的美女,譬如以自我为中心的林黛玉,譬如直爽率真,爱憎分明的晴雯,在贾府里呆不住的,呆不久的,呆不痛快的。表面上没有个性的美女,譬如温柔敦厚的薛宝钗,譬如通情达理的袭人,却在勾心斗角的大观园里如履平地,游刃有余,显得人见人爱。若给红楼美女评奖,至少会有两个榜。不同的读者会打出不同的榜。一个榜,最佳女主角是林黛玉,最佳女配角是晴雯。另一个榜,最佳女主角是薛宝钗,最佳女配角是袭人。萝卜青菜,或者说山珍海味,各有所爱,关键看你的喜好了。第一个榜,是浪漫主义评出来的。第二个榜,是现实主义给发的奖。

《红楼梦》里的美女,你喜欢哪个?

  容易受伤的林黛玉与晴雯,都在《红楼梦》里夭折了。领奖人缺席。颁发的也只能算安慰奖了。确切地说是悲剧奖。而薛宝钗、袭人这种现实主义美女,却能一直演到剧终。中间的诸多波折,没伤着她们。不,根本伤不着她们。她们以没有鲜明个性作为伪装,把自己保护得好好的。她们的演技才是真的高呢。我觉得袭人这个女配角不可或缺,不只因为她与宝玉非同一般的关系(初试云雨情啊什么的),更因为她的形象正如她的心事,简单,而又复杂。看上去很简单,细细一琢磨,还是挺复杂的。她不缺心眼,心眼是有的,又不算多。刚刚好,正够用。该有的心眼都有了,该用的心眼都用了。那些没有的,都是不该有吧?那些没用的,都是用不上吧?在深不可测的贾府,袭人进进退退很会掌握分寸,把自己保护得很好,还没给别人添什么乱儿。

  跟袭人相比,晴雯太像缺心眼了,少了一点心机,老是磕磕碰碰的,把自己和别人都搞得很累。很明显,晴雯不如袭人会处理人际关系与人事纠葛。在别人眼中肯定不如袭人懂事,不如袭人通情达理。当然,晴雯是一位很有个性的美女。与之相比,袭人又像太没有个性了。其实,太没个性就是她最大的个性,一般人很难做到的。袭人把棱角全包裹起来,藏得很深,让你偶尔会碰上,即使碰上了,也看不见。她的心计不露痕迹。但细想想,她在每一个细节上都不能说没花心思。你感觉她的用心,但没感觉到她用的是心机。就是高啊。

  给大观园里的美女整一个排行榜,又是很困难的。评委当然由读者组成。可男读者与女读者的标准与看法就不大一样,评委组似应分为男读者与女读者两组。男人看女人,与女人看女人,会得出不同的结果。即使同样对于男读者,红学家与普通读者,给同一位美女打的分数可能相差很远。

  譬如有人喜欢跟林黛玉类型的谈恋爱,哪怕过把瘾就死;有人更想娶薛宝钗那种女强人,不仅是贤内助,而且可以对外搞公关,处理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游刃有余。

    一般情况下,林黛玉被公认为《红楼梦》的女一号,偏偏有人想把薛宝钗推荐为大观园的当家花旦。没准有口味重的偏偏会垂涎于麻辣烫的王熙凤呢。书里面的贾瑞(贾天祥)不就是嘛。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见熙凤贾瑞起淫心》,第十一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凤月鉴》,写到那个好色的男人如何因王熙凤惹得欲火焚身,反误了卿卿性命。

  有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林黛玉,薛宝钗,包括王熙凤。岂止是罗卜青菜各有所爱,即使山珍海味,也各有所爱啊。给《红楼》里的女人选美,每个读者心目中都会列出各自的排行榜。谁夺第一名还真说不定呢。别说时代变了,能顶半边天的薛宝钗跟林黛玉有一拼,即使时代没变,也有人会觉得妙玉在静美含蓄方面更胜林黛玉一等。林黛玉心眼小,多愁善感,状态也多变,跟林黛玉相处要会猜谜,时常猜度她内心真正的心思。而妙玉的心深似海,彻底没有谜底的。你再怎么猜也猜不到边儿。她想什么别说你猜不到,连她自己恐怕都不清楚。

  妙玉是《红楼梦》里最像梦的一个女人,也是最富有朦胧美的一个女人,喜欢雾里看月水中捞月的男人,会对妙玉着迷的。

  大观园内也有四大美女。只是选哪四位,以及如何排列名次,这是个问题。每个读者可能会提供不同的答案。若按与男主人公贾宝玉的亲密程度,乃至在全书中的出场率与重要性,前三名似乎约定俗成地应是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她们是贾宝玉心目中的女一号,女二号,女三号,也是比较吻合他择偶条件的,既门当户对又不乏好感的。贾宝玉对林黛玉有激情,对薛宝钗有亲情,对史湘云有温情。

  第四大美女最不好选。我本想选妙玉,又觉得妙玉太冷。黛玉虽冷,却外冷内热。妙玉冷到骨子里了,彻底是一位冷美人,眼神冷,表情冷,言语冷,更重要的是心态冷。贾宝玉那样阳光型男孩也难走进她心底。

  挑来捡去,我最后选了晴雯。她跟贾宝玉性格可能更相投,都属于热情似火的。晴雯算得上大观园里最有个性,最有棱角的美女,爱憎分明,心口如一,不藏着不掖着,活得无比透明。《撕扇子作千金一笑》那一回,是晴雯最出彩的戏。看来大观园里早就有“野蛮女友”了。

  拿我选的这《红楼》四大美女,跟中国古代四大美女还可以比照着来评说。林黛玉体弱多病,神似于病美人西施。西施捧心是因为有先天性心脏病,黛玉心口疼是因为多愁善感,一种形而上的痛苦。可不是在东施效颦。西施与黛玉因为心病而浮现的满面愁容,反而为自己增添了几分悲凄之美、忧伤之美。跟冷艳的西施相比,黛玉更是个悲观主义者,还想到了在葬花的过程中掬一捧同情泪。

  西施与黛玉像姐妹,薛宝钗的雍容华贵、丰满大方,则有杨贵妃的劲儿。为人处事也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她应该算大观园最全面发展的标准化美女,既有墨水,又有口才,既知书识礼,又通情达理。如果大观园里实行应试教育,她一定能考上博士,属于高智商、高学历、高水平的知识女性。这样的综合素质若用来治国,当个女部长也没问题。能在大观园里春风得意的女性,原本就没几个,放在社会上也一定能混得好。不信就试试?

  史湘云的气质,有点像生于楚地的王昭君。属于比较听话的美女。这类美女在现代尤其普遍:从小听父母的话,上学后听老师的话,在单位里听领导的话,结婚后听老公的话。小鸟依人的美女,其实是最流行也最好相处的。她不像黛玉那么敏感多刺,又没宝钗那么多心机,你既不用操心,又不用设防。

 《红楼梦》里的美女,你喜欢哪个?

  四大美女中还剩下一个貂蝉,就拿晴雯来打比方吧。属于爱折腾的美女,要么折腾别人,要么折腾自己,在折腾中也同时折腾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魅力。有一股狐媚,有一种妖娆,还不乏倔强与狠劲儿。无论貂蝉还是晴雯,在美女中都算比较另类的。她们偏中性一点,不是骨感美女,而是“骨气”美女,敢想敢为,敢作敢当。其实,《红楼》里的尤三姐,也算这一路的。

  晴雯终究只算“野蛮女友”,直来直去,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比较而言,跟林黛玉读恋爱,才是最累的。晴雯的爱折腾,只在表面。林黛玉的爱折腾,藏在心里。你若爱她,情绪必将随着她的多愁善感乃至记仇易怒而大起大落,忽而云里雾里,忽而冰天雪地。不过,注定会有喜欢“被折腾“的男人,像贾宝玉那样,被林妹妹的小心眼、小脾气,小个性折磨得哭笑不得,却又带有“轻微受虐倾向”,对这类怪味美女上了瘾,疼就是爱,爱就是疼。

  受了林妹妹的罪,吃了晴雯的苦,再来看薛宝钗,她变得更可爱一些了。原先觉得她有点虚伪,后来弄明白了:适度的虚伪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她不仅从里到外不爱折腾别人,还总能巧妙地保护自己不被别人折腾。真是高啊。她的春风满面,不只保证自己在任何复杂环境里都能春风得意,还能使每位跟她相处的人都如沐春风,心里暖洋洋的。

  宝钗的宽广胸怀,心明眼亮和镇定自若使大观园里的勾心斗角、暗流旋涡,都对她不起作用。她视而不见、如履平地,不动声色赢得自己需要的好运气,好机会,却又让别人觉得这原本就该属于她的。她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且总能要到自己想要的。

  无论就人际关系还是口碑而言,薛宝钗都属于大观园里的“和谐号”美女,在《红楼》四大美女中尤其技高一筹。薛宝钗与林黛玉,恰如环肥燕瘦,各有韵味,薛宝钗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出自名门旺族,却不把骄傲写在脸上,而是写在骨子里,充满亲和力,又让你无法忽略她那隐隐约约的尊贵与大气。林黛玉呢,则把江南的小家碧玉之美发挥到了极致,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笼罩着六朝烟水气。

  如果你是贾宝玉,是否会把《经楼梦》的故事改写了?给大观园里的美女们重新洗牌,就能罗列出全新的排行榜,就能一遍又一遍地编织出新版《红楼梦》。红楼会拆迁,现实会变旧,而梦永远是新的。

  贾宝玉的那块通灵宝玉,靠袭人精心看护的,每天临睡前替他摘下,包好,塞在褥子或枕头下,每天早晨又取出,替他挂在脖子上。那块通灵宝玉与贾宝玉形影不离,袭人既要照顾贾宝玉,又要看护那块宝玉,这种非别人所能代替的责任,让袭人心里很美。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思绵绵静日玉生香》,宝玉私访在家休年假的袭人,袭人一边和宝玉说悄悄话,一边又伸手将通灵宝玉摘下来,给姨表姊妹们展览:“你们见识见识。时常说起来都当希罕,恨不能一见,今儿可尽力瞧了。再瞧什么希罕物儿,也不过是这么个东西。”说毕,递给她们传看了一遍,仍给宝玉挂好。

  脂砚斋评点:“按此言固是袭人得意之话,盖言你等所希罕不得一见之宝,我却常守常见,视为平物。”

  这是对待通灵宝玉。在母兄姊妹面前,袭人同样在展览贾宝玉,展览自己与贾宝玉亲密无间的关系。当母兄忙着沏菜、摆果桌,袭人笑道:“你们不用忙,我自然知道:果子也不用摆,也不敢乱给东西吃。”一面说,一面“将自己的坐褥拿了,铺在一个炕上,宝玉坐了。用自己的脚炉垫了脚;向荷包内取出两个梅花香饼儿来,又将自己的手炉掀开焚上,仍盖好,放与宝玉怀内;然后将自己的茶杯斟了茶,送与宝玉。”

  脂砚斋评点:“叠用四‘自己’字,写得宝、袭二人素日如何亲洽,如何尊荣,此时一盘托出,盖素日身居侯府绮罗锦绣之中,其安富尊荣之宝玉,亲密浃洽勤慎委婉之袭人,是所应当,不必写者也。今于此一补,更见其二人平素之情义……”

  当家人齐齐整整摆上一桌子果品,袭人见总无可吃之物,笑道:“既来了,没有空去之理,好歹尝一点儿,也是来我家一趟。”说着,便拈了几个松子穰,吹去细皮,用手帕托着送与宝玉。

  脂砚斋从这个细节里看出了袭人的“得意之态”。

  袭人的得意,来自于小小的虚荣心,也是挺可爱的。袭人向亲友们展示,贾宝玉那块玉,乃至贾宝玉这个人,都由她照看着的,都与她靠得很近,几乎相当于零距离。她是和贾宝玉零距离的一个女人。这与其说是得意,莫如说是一种值得小小炫耀的幸福感。袭人是宝玉身边幸福指数最高的一个女人。因为她容易满足,懂得满足。懂得了满足就是幸福。她的小小愿望都实现了。她也不想有更大的愿望了。

  在袭人的培养下,小丫环麝月也越来越像袭人了。在宝玉眼中,“公然又是一个袭人”。

  脂砚斋看出了袭人的远见:“在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敝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出嫁,虽去实未去也。”

  袭人所想的一切,都做的一切,所预备的一切,都是为了宝玉好。即使她远嫁了,她的爱仍然陪伴着宝玉。不这样,她也不可能放心地离开。袭人走了,宝玉仍然能感受到那份爱像保护伞一样笼罩。这一切,都来自于眼光看得长远的袭人提前做好的安排。客观地说,大观园里,只有袭人一个人对宝玉付出的是无条件的爱、不后悔的爱。宝钗的爱,不如袭人无私。黛玉的爱,不如袭人无怨。

15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3 颜成光. 中国
唉,愁,我会选择哪一个呢?
支持(0) 2016/04/26 09:18:42
2 倾城网友. 广东
兄弟分析得好透彻,我要的枕边人应该是哪一个呢?
支持(0) 2015/09/05 16:34:07
1 芳草痴情人. 河北
喜欢林黛玉
支持(0) 2013/07/15 21:36:24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
热门推荐HOT
  • 美丽的传承——第六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
    旧金山旗袍文化月庆典线上举行

    旧金山时间4月25日,一年一度的旗袍文化盛事“美丽的传承”——第六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周年庆典在线上成功举办。来自于世界各地来宾近两百人齐聚云端,共襄盛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