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陆游与唐婉用一生的痛诠释:真爱在的时候,不要放手

2011/11/04作者/紫衣飘飘阅读人次/4072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与家人团聚后,陆游起身独自步入后院,映入眼帘的桃树开得正茂,这是他与表妹唐婉新婚时亲手种下的,可是当年那笑靥如花的红颜早已不在,空留下满树的桃花迎风笑舞。…

  一个草长莺飞的江南春日,陆游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绍兴,一个曾经带给他无比幸福和无限伤感的地方。

  这一别,就是整整十年,多少次梦牵魂绕,多少个天涯望断。

  他疲惫的推开家门,一片欢腾,他却是如此的强颜欢笑。

  与家人团聚后,陆游起身独自步入后院,映入眼帘的桃树开得正茂,这是他与表妹唐婉新婚时亲手种下的,可是当年那笑靥如花的红颜早已不在,空留下满树的桃花迎风笑舞。

陆游与唐婉用一生的痛诠释:真爱在的时候,不要放手

陆游与唐婉

  陆游思绪万千,眼睛禁不住有些湿润了......

  那年,陆游二十岁,在邻里亲朋的羡慕与道贺声中,一对青梅竹马的有情人结为伉俪。

  俩人琴瑟和谐,每日里秉烛夜游,诗词唱和,这是陆游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

  可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太短,伤心的日子,却又那么长!

  陆母对唐婉百般挑剔,埋怨她没能带来好运,影响儿子进取功名,要陆游休掉唐婉,这让他如何是好?在那个讲求三从四德的封建年代,被休弃对唐婉一生会是多大的伤害, 陆游怎会不知道。

  可是“百善孝为先”呀,在选择做孝子还是捍卫爱情的十字路口,陆游选择了前者,成了爱情的懦夫。他无奈写下了休书,可没法割舍这段感情,于是暗地里另置了房子,安排唐婉住在那,常常去与她见面。

  陆游还太年轻,不懂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真的无法把握,更无法求取两全。

  他真的没有想到,一放手就是今生,一转念就是永远,一离别就是“此身行作稽山土,尤吊遗踪一泫然”,到死都熄不灭的痛和相思。

  这个秘密不久就被他母亲发现了,陆游不得不与唐婉生离死别。

  分手那天,唐婉泪如雨下,“卓文君一介弱质女流,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和司马相如私奔。我们也走吧,你是个能文能武的英雄,我们从此浪迹天涯。”

  可是,陆游做不到,他比不上这个弱女子?卓文君只听过司马相如《凤求凰》的琴声,两人都未曾谋面,唐婉是他的结发妻子呀!

  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呀!

  多少的眉间眼底、笑靥如花?多少的齐眉举案、耳鬓厮磨?

  多少个红袖添香夜读书的夜晚?多少次“枕上发尽千般愿”的恩爱?!

  陆游就这样看着他心爱的女人一步步离开了他的视线,任泪水模糊了双眼.......

  他已经想不起,当年写休书的笔如何提的动?说再见的手又如何挥得起?!

  岁月最终改变了现实。

  陆母为陆游续娶了王氏为妻,唐婉也改嫁了名士赵士程。

  赵家门庭显赫,公婆却没有嫌弃唐婉再嫁,很疼爱她,赵士程也非常爱慕唐婉出众的美丽和才华,唐婉应该说是有了幸福的归宿。

  陆游再也找不到幸福的感觉了,续妻王氏虽然贤良,可是,真爱一生却只有一次。

  离别时,唐婉回头望了他最后一眼,世上竟有哀伤至此的眼神,他明白,她的心已碎成了一片片。那目光日夜纠结在陆游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为了逃避现实的痛苦,“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他选择了离家远行,这一去就是十年。

  不知这些年,唐婉过的如何,她的心还是这般痛吗?

  回故乡的第一夜,陆游呆坐在书房,彻夜未眠,任无边的静夜吞没了他的思念。那曾经每日相伴的砚台和烛台,无不勾起他伤心的记忆。他无奈的明白,所有的逃避都是枉然,痛苦的往事象巨浪一样一遍遍拍打他千疮百孔的心。

  第二天,陆游孑然一身走出家门,听说沈家花园正在开放,于是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了沈园。

  他神情落寞,在一片姹紫嫣红中漫无目的行走。

  忽然,如同雷击,他心头一颤。

  分花拂柳间,那个朝思暮想的桃花面乍然出现在眼前。

  又是在梦境?陆游揉了揉眼睛。

  没错,是她......

  赵士程和唐婉二人也携手来沈园游春。

  唐婉婚后的生活表面上很幸福,可是与陆游的山盟海誓,她并不曾忘却,只是深埋心底罢了,如水的时光就这样一天天过来了。

  谁曾料?竟会在这里不期而遇,两人顿时呆在那里。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赵士程将两人引到亭中坐下,让书童给他们送上酒菜,然后悄然而退。

  唐婉为陆游双手捧上一杯黄藤酒,已是泣不成声。

  往日的恩爱甜蜜一幕幕涌上心头,如同钢针一样毫不留情地向两人心头扎去。

  满园的桃花似乎也不忍倾听这悲戚的声音,随风漫天飞舞,萋萋凋落,片片飘零。四周顿时化作一片粉红色的花海,如同铺天盖地的思念,将两人紧紧包围。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佳人已去,陆游独自呆坐在那里,一杯一杯复一杯。

  此时,他终于明白,岁月改变了现实,却永远改变不了真爱。

  十年前,自己犯下了多么大的一个错误啊!

  他愤然而起,提笔在沈园的粉墙之上写下这首字字血、声声泪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母爱本来应该象春风一样温暖,竟是如此之“恶”,痛苦的分手岂止是一个“错”字了得!

  唐婉心头那块已结痂的伤疤也被无情地撕开了,鲜血淋漓。

  第二天,她带着痛苦的回忆忍不住又独自来到沈园,骤然看到这首词,呆在那里。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很久之后,唐婉在陆游的词旁边和了这首词。回家后,她就一病不起了。

  那个暮春的早上,躺在床上的唐婉用手指了指窗外,脸上露出最后一丝笑容。

  那里是她种下的一片桃林,她仿佛又回到了与陆游新婚的时光。两人一边嬉笑着,一边种下两颗桃树,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他们该长的有多大了呀。

  “我们说好的,一起老去看细水常流。”

  最后的一片桃花离开了树枝,飘飘荡荡地坠落了。

  红颜如花的才女就这样走了,是陆游的懦弱和封建礼教的压迫让唐婉的生命走的那么匆忙!

  噩耗传来。

  陆游正在书房写字,他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悲愤和撕心裂肺的痛楚,一口鲜血从胸中喷涌而出。

  “婉儿,婉儿,是我害死了你!”

  自责和哀伤如浓雾化不开,揪住他的心,日夜作痛。

  大病一场后,他再次选择了离去,离开这个让他一辈子伤心的地方。

  陆游一生,写了九千多首诗词,却没有一首是给自己的母亲和续弦的妻子的。

  难道她的母亲,听不到儿子的叹息吗?看不到儿子的眼泪吗?读不懂儿子离家不归的愤慨吗?!

  岁月如刀,又是几十年过去了。美人已成土,昔日文武双全的美少年早已满头白发了。

  一生在外奔波,陆游告老还乡时已经是七十五岁的老人了。

  沈园成了老人最常去的地方。他无法相信,唐婉真的就这样匆匆的走了,他多希望这几十年是个噩梦,梦醒时分,如同那个春日,那张欲说还休、娇羞无限的桃花面又乍然出现在绿柳春花之间。

  他就这样坐在沈园,一直痴痴地等下去,从春到秋,从冬到夏,直到死去。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他为爱人写了这许多流传千古的诗句,可是......

  可是,这些又有何用?

  佳人早已逝,阴阳两相隔。此般真情今生今世都不会再有。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后悔追忆都迟了,陆游用一生的痛告诉我们,真爱还在的时候,不要放手,抓紧些、再紧些...... 

75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
热门推荐HOT
  • 美丽的传承——第六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
    旧金山旗袍文化月庆典线上举行

    旧金山时间4月25日,一年一度的旗袍文化盛事“美丽的传承”——第六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周年庆典在线上成功举办。来自于世界各地来宾近两百人齐聚云端,共襄盛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