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名妓马湘兰:为江南才子王稚登痴守一生的女子

2013/02/15作者/梁迎春来源/新浪网阅读人次/22837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一叶幽兰一箭花,孤单谁惜在天涯?自从写入银笺里,不怕风寒雨又斜。这是哪位才女在幽寂感叹,向心中的白马王子隐约表达以身相许的心意呢。可能很多女人都有过暗恋的经历,柳暗花明过后将会是新的开始,传统与现代的爱情观大同小异。但又有哪位女子能够为这份暗恋坚守一生呢…

  一叶幽兰一箭花,孤单谁惜在天涯?自从写入银笺里,不怕风寒雨又斜。

  这是哪位才女在幽寂感叹,向心中的白马王子隐约表达以身相许的心意呢。可能很多女人都有过暗恋的经历,柳暗花明过后将会是新的开始,传统与现代的爱情观大同小异。但又有哪位女子能够为这份暗恋坚守一生呢?回顾女史,并不见几人峰回路转。但秦淮名妓马湘兰却为了这首七言绝句,付出了一生的真情,用一生的时间去痴情坚守。笔者很是震撼,她正如一朵清幽空灵的兰花,正向我们走来。

名妓马湘兰:为江南才子王稚登痴守一生的女子

马湘兰画像

  这首七言绝句出自马湘兰赠送王稚登的一叶兰图,这是他们初见时不久马湘兰发自内心的题诗。当时的马湘兰已经名冠秦淮河畔,虽然长得不是很出众,但是她秉性灵秀,能诗善舞,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著称。马湘兰心眼也比较好使,经常接济贫穷落魄的书生,给予资助和鼓励。大度的胸襟注定了她豪放的个性,金钱从她左手来右手去,历经沧桑仍不染纤尘,超凡脱俗异乎寻常,如同来自于尘世之外的精灵。

  马湘兰的从艺生涯,与其他妓女的经历差不多,走入青楼也是身不由己。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积累,才气的横溢的她,被人们习惯地称之为马湘兰,而她的本名马守贞,字玄儿,小字月娇,则很少人知道,更没有人去叫她四娘,因她在家排行第四。有道是烟花场所情空一场,能在这里觅得真情甚是罕见。依马湘兰的秉性,那些浪荡公子哥自然不会放在心上,金钱的诱惑更是嗤之以鼻,她愿意和寒士交往,不求任何回报,甚至倾囊自助。为此,她曾遭到了很多的不解,一些豪门贵族的子弟无法靠近她,在背后议论说她傻,不食人间烟火。

  然而,人都是有两面性的,那些寒士敬仰感激她,论到感情却敬而避之。其实这些人也没走进马湘兰的心里,她需要的不是金钱和地位,更不是荣誉和威望,她要的是心动的感觉。爱情还需缘分,真爱的火花碰撞,并不是和谁都有感觉的,马湘兰一直未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直到有一天她和王稚登相遇了,她才感觉到自己再怎么超然于尘世,那也注定逃不过爱情。

  曾经和朋友喝酒聊天时,记忆犹新她的一句话,“真爱的触摸,犹如触电的感觉,一直麻酥到脚后跟。”为了这句话,好长一段时间想想就笑,仔细回味还真是这么回事,五脏六腑,奇经八脉,无不欢歌。可是马湘兰不同,一位暗吐芬芳的女子,又是如何麻酥到四肢百骸呢。我们不妨梦回秦淮河畔,来体会一下马湘兰与王稚登初见时的触电感觉吧。

  王稚登出身于名门世家,少有文名,善书法,4岁能属对,6岁善书擘窠大字,10岁能作诗,长而骏发有盛名。王稚登曾拜名重当时的吴郡四才子之一的文征明为师,入“吴门派”。文征明逝后,王稚登振华后秀,重整旗鼓,主词翰之席三十余年。嘉、隆、万历年间,布衣、山人以诗名者有十数人,然声华显赫,稚登为最。他的书法真草隶篆皆能,人们争相收藏他的作品。后人称其为吴门派之后劲,也是吴门派末期的代表人物。然而,他初入官场不得志之时,幸亏名妓马湘兰的深情鼓励,可以说,没有马湘兰就没有王稚登。

  王稚登空有满腹才华,可是报国无门,游荡到京师,成为了大学士袁炜的宾客。后因袁炜得罪了宰辅徐阶,王稚登受连累而未能受到朝廷重用,逐渐放浪形骸起来。王稚登虽然放纵自己,但结交的朋友有很多,有“侠士”之称。有资料显示,他结交的名妓,不仅仅是马湘兰,还有薛素素等多位名妓。身处花红粉绿之中,他会在意马湘兰吗?

  事实上,王稚登真的爱上了马湘兰。他们二人性格秉好都十分接近,初见时就感叹相见恨晚,饮酒作赋,作画题诗的好不自在。要知道王稚登的书法苍郁雄畅,变化多端。而马湘兰下笔流畅,内在挺劲也不逊色啊。当王稚登提出向马湘兰求画时,马湘兰当即挥手为他画了一幅一叶兰,这种一叶兰图可是马湘兰最拿手的,也是他独创的一种画兰法,随即还题了一首七言绝句:一叶幽兰一箭花,孤单谁惜在天涯?自从写入银笺里,不怕风寒雨又斜。

  马湘兰即兴又画了一幅,也题了诗,句句情真意切。她已然表白了自己的心意,王稚登岂有看不懂她要以身相许的道理,只是恨自己一事无成,不想给马湘兰什么承诺。于是假装没看懂,匆匆收下诗画,仍和马湘兰正常交往,但并未提起婚嫁之事。不久王稚登就荣升主词翰,他以为这下可算是有地位了,可以给马湘兰一个安稳的家了,立即给她写了一首诗,但马湘兰旧伤未愈,只以临别诗相赠。王稚登心灰意冷立志做好编史工作,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啊,受排挤期间也是马湘兰给与了太多的鼓励,他们仍如密友般的交往。只是王稚登不知道,马湘兰在赠送他临别诗后,就悄然闭门谢客了,只为王稚登等待。上天真是捉弄人,注定他俩不能成为夫妻吧,待王稚登知道了此事,明白过来已是暮年。

  最令笔者感动的一件事,马湘兰集资买船载歌妓数十人,前往苏州庆祝王稚登七十大寿,一个五十七岁的女人,以这种置酒祝寿的方式简直是冠古绝今。马湘兰似乎要倾尽全力在表达爱恋,诉说着清雅脱俗的气韵,“宴饮累月,歌舞达旦”,归后一病不起,强撑沐浴以礼佛端坐而逝。后人感动她的真爱情殇,敬仰她的品质才华,多有撰文记之,传记有魏忠贤曾为讨她的画被戏弄。马湘兰所作的“墨兰图”,如今已是无价之宝,同一片蓝天下的子孙万代,都在感受着兰花的熏陶,欣赏着马湘兰的高尚气节。

  艺术不分国界,爱和品质更不分国界。即便爱总是悄悄的生长着。爱了,就大声地说出来吧。

138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
热门推荐HOT
  • 2021第七届中国旗袍春晚暨东方秀盛典正式开…
    2021中国旗袍春晚开启筹备

    近日,由华夏文化促进会主办、北京东方旗袍艺术中心策划承办的“东方秀盛典第二季、2021第七届中国旗袍春晚”筹备工作在京启动。…

  • 旧金山有位把旗袍穿成传奇的女子
    旧金山有位把旗袍穿成传奇的女子

    沈籽苏在旗袍世界里展现自己的精彩人生,让人刮目相看。她说,不论身处哪里,语言是否相通,人类对美好的追求和热爱都是相同的。…

  • 绽放生命 疫外芬芳——全球征文大赛颁奖盛典…
    绽放生命 疫外芬芳 征文颁奖

    美国旧金山时间2020年10月17日晚,第五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绽放生命 疫外芬芳”全球征文大赛颁奖盛典成功在线举办。来自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多个国家几十个城市的参赛作者与全球各地的嘉宾,观众近两百人齐聚云端,共襄盛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