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慈禧如何让咸丰立亲子同治继位?

2012/10/30来源/摘自《德龄公主回忆录》阅读人次/3529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德龄公主是大清驻法大使的女儿,后被慈禧选作贴身女官。她记述了随侍慈禧期间的亲身见闻,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宫廷内幕。德龄公主以一个接受过西方自由平等教育的“普通人”的角度,以大量的篇幅,描写了中国历史上这位传奇女性的饮食起居和习性品格;第一次向外界展示了强…

慈禧如何让咸丰立亲子同治继位?

慈禧太后的标准像

德龄公主是大清驻法大使的女儿,后被慈禧选作贴身女官。她记述了随侍慈禧期间的亲身见闻,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宫廷内幕。德龄公主以一个接受过西方自由平等教育的“普通人”的角度,以大量的篇幅,描写了中国历史上这位传奇女性的饮食起居和习性品格;第一次向外界展示了强权太后的固权手段,光绪皇帝被囚等细节。

对太后来说,七月是最悲伤的月份,她的丈夫咸丰皇帝是在七月十七离开人间的,而这个月的十五又是中国人的鬼节。七月十五清早,全宫上下便都移师西苑预备祭祀。中国人认为人死之后灵魂依然存在,他们的亲人便在每年的忌日为他们烧一些冥币,以此来唤得他们灵魂的安息,太后还让百名和尚前来为那些亡灵超度。午夜时分,全体宫女便在太后的率领下坐船游湖,湖面上有许多荷花灯,灯的中间都插着蜡烛。蜡烛是为鬼魂们点的,为他们能顺着灯光寻来,太后让我们在水里也要放上一些荷花灯,说鬼魂会很感激我们这样做。几个太监说他们遇到过鬼魂,大家也都很信这些。太后说她的地位太高了,鬼魂不敢靠她身,所以她也就见不着鬼魂,不过她要我们见到什么就要立即报告。那天晚上,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有些宫眷把眼睛给闭上了,唯恐见到凡世之外的人。

咸丰皇帝的忌日让太后异常悲痛,那些时日她喜怒无常,终日闷闷不乐。那些天,我们都小心翼翼,但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咸丰皇帝已经死了那么多年,而太后却还一直都感伤得无法自已?整个七月都不允许穿色泽艳丽的服饰,深蓝和浅蓝便成了大家的选择,太后自己则穿黑色衣服,连佩戴的手帕也都是黑的。每月朔望时分的戏也暂停了,整个皇宫没有音乐,沉浸在一片严肃的气氛中。

十七那日早上,太后在咸丰皇帝的灵位前一直跪着,哭了好久。为了表示对咸丰皇帝的虔诚,宫中3天严格戒荤腥。此时,我在宫中的生活还不到一年,这喜怒忽变的切换对我来说也只是有趣得紧,不过,太后这样的悲痛也让我心里颇为不安。当时,我是太后极为喜欢的人,我便有义务在这悲痛的日子时时陪着她,皇后也说太后很喜欢我,要我经常陪着太后。但这实在不是一件好差事,太后哭,我也要一起哭,好在她对我很好,她说我还太年轻,年轻人不能有太多苦楚,所以不要很悲痛。

她对我说:“要知道,我小时候很不幸,父母喜欢妹妹远胜于我,她什么事都占着先,进宫后,我的美貌又成了众人的眼中钉。后来,我靠自己的聪明博得了皇上的宠爱,他喜欢我喜欢到看都不看别人一眼,我还很幸运地生了一位皇子,这些都让皇上更疼我了。不过,再幸福的日子都有终结的时候,皇上病了,就在他生病的那些日子,洋人的军队又攻入北京城,还放火烧了我们的圆明园,我们不得不躲到热河去,这件事大家都知道。那时候的我太年轻,皇上又生着病,我们的皇子还年幼无知,而最让人心寒的是东宫娘娘的侄子,那个心狠手辣的人对皇位蓄谋已久,最后他还是没有得逞,毕竟他不是皇上的骨肉。一路走来如此艰辛,我再也不希望任何人经历和我一样的苦难了。皇上弥留之际,我抱了皇儿去见他,问他把皇位传给谁。皇上当时没有作答,但是时间紧急,他必须马上回答我,我便告诉他儿子在我身边,这才决定了由我们皇儿继承皇位,我自然也松了口气。没过多久,皇上就离我而去了,几十年弹指而过,但那日的一切却历历在目。

“那时候我也极度悲伤,但我心里还有着很多希望,我希望我们的皇儿同治撑起大清江山。然而,不幸再次降临,东宫太后总不能和我和睦共处,天天和我作对,但这样过了5年多她也离开了人世,但我的皇儿还不到20岁就先我而去……无奈之下,我抱回了光绪,他进宫的时候已经3岁了,但还不会走路,天生体弱多病,连他的父母都不敢多喂东西给他吃。这些事情之后,我对什么都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了,但这些都锤炼了我的性格。

“你知道,光绪的父亲便是醇王,他的母亲就是我亲妹妹,所以他就是我的儿子。事实上,我也把他当儿子养大,为了他我不惜一切代价,但他一直就是多病之躯。这些能让我开心吗?而我的苦恼又何止这些?不过,我说了所有的这些又有什么用?一句话,我对这些年的所有事情都失望透顶,所有发生的事都是我不希望发生的。”说到这里,太后放声大哭,接着她又说:

“所有的人都觉得我是太后,太后不知有多尊贵,但是谁能明白我的苦衷?我经历千辛万苦,尝遍了先人没有尝过的苦,可这又算什么呢?只要我出一点差错,御史就会指责我。还好我还是个很乐观的人,许多小事过去就过去了,我也不会追究,要是真追究的话,我可能已经累倒在棺材里了。他们甚至连我夏天搬到颐和园住都要百般阻挠,你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心眼多小了,我住在哪里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又怎么妨碍他们了?虽然你来的时间还不算长,但你总该看得出来,我做不了什么主。大臣们会事先把事情都商量好,早朝的时候再来上书,这就算跟我说过了,如果不是什么大事的话,我一般也不拂他们意。”

整个七月的祭祀就这样结束了,我们也搬回了颐和园,卡尔小姐还在继续着太后的画像,但太后已经没有耐心等下去了,她问我画像要画到什么时候才算结束。冬天之前,我们就要离开颐和园,搬回紫禁城了,宫里比不得颐和园,那里也不能画像。我告诉太后,这事很好解决,我可以在她不愿意坐的时候代她坐在那里,这样一来,画像的进度就会加快很多。

又过了几天,太后问我,卡尔小姐有没有就我替她坐的事说什么,她还说,假如卡尔小姐对这事有什么想法,那就对她说是太后的旨意。我当然不会对卡尔小姐这样说,她也不会对我有什么意见,让我为难的是那些太监,太后的确很严厉地下旨说让大家尊重卡尔小姐,要有礼貌,但这事执行起来就比较困难了,太监们都我行我素,好在卡尔小姐还没有意识到这些。我恐吓那群太监们,如果他们再这样下去,我会去告诉太后,不过这种威胁也就几天的效果,时间一长,他们就又把我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

58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