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理发师》乱世爱情就是失散和重逢

2013/06/06作者/孟甦来源/网易阅读人次/866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相比原著小说和电影,电视剧《理发师》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加重了女二号“师妹”的戏份,然后让男主人公始终处在重逢女一时失散女二,重逢女二时失散女一的循环之中,于是剧中描写的乱世爱恋就成了对“失散和重逢”的生硬注解。…

《理发师》乱世爱情就是失散和重逢

  2006年,陈逸飞先生的遗作《理发师》上映;七年后,电视剧《理发师》与全国观众见面。作为有小说、电影在前的“再三”版电视剧,《理发师》早早赚足了吆喝,复刻经典,致敬大师,李晨PK陈坤,王丽坤比美曾黎——穷小子理发师和千金大小姐爱在战火纷飞,感人的同时,也给观众带来了一个疑问:这剧中角色怎么跟人肉GPS似的,走三步一失散,说重逢就重逢?
  在电视剧《理发师》中,隐藏在原著小说主线外围的师妹被重新建构,成为了陆平生(李晨饰)和宋嘉仪(王丽坤饰)爱情之路的一大绊脚石。多角关系构成了《理发师》的情节基础,可在各方角力的过程中,编剧并没能很好地让这组复杂关系撞出火花,而是用一次次失散和重逢,生硬地左右着人物情感和命运的走势。日军入侵上海,平生拒绝乘火车离开,与师妹失散,你以为这是永别?错了,半集后平生和嘉仪失散,重逢师妹;与师妹继续逃亡时,平生被“抓壮丁”,你以为这一别后肯定是1949隔海相望?错了,半集后平生与师妹重逢,但很快又失散,再次重逢嘉仪……编剧凭借一己之力,打破“想见不能见最痛”的诅咒,想见,抬头便是重逢,哪怕三千里地山河不知身在何方。
  或许,编剧此举也是无奈。剧中平生和嘉仪海誓山盟,却肩负照顾师妹的责任,作为一个优质主人公,抛弃任何一方都是对人物的损害,只有靠外部力量决断。可一旦定局形成,剧本就编不下去,苦了几位青年演员,始终在简单粗暴的失散悲和重逢喜之间跳转。一根精彩博弈的爱情线主动脉,完全成了失散和重逢的循环。至于最终的破法,观众不难猜到,师妹另觅佳偶,男女主终成眷属。反观原著小说,大小姐隐忍嫁军官,理发师不放弃搞暗恋,特定的年代、特定的命运推出特定的爱情,这股淡淡的忧伤和无奈在电视剧中成为非你不可、死去活来的私奔式强爱,为突显爱情冲破家庭和战火重重阻碍的宏伟主旨,也就只好不停玩失散了。
  其实失散和重逢不仅是爱情表达,更是本剧的“终极哲学命题”。除了几个主人公,剧中其他人物意外重逢的能力也仿佛开了挂,嘉仪与其女同学各自投身革命,但很快又相遇,师妹在救助站找到了恩人婆婆失散的儿子等等,颇有点“莫愁前路无知己”的味道。两万字的小说变身长篇电视剧,配角人物扩充、叙事空间增加,如此多的人物在如此多的时空中还能失散又重逢堪称神概率,可见兵荒马乱的年代背景引发的人物时空的洗牌,已经成为编剧的救命稻草,不仅拯救了爱情线,也帮了整条情节线的大忙。
  此外,师兄妹青梅竹马,男女主角追求自由恋爱,进步学生入党抗日,土匪汉奸来搅局,这一系列年代剧的戏码通通上演,连上海滩大佬黄金荣都露了脸,《理发师》从文艺小资的电影,硬是增肥为乱世爱恋传奇,成了年代情感大戏的又一次公式化的集中展现。此时,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上美院、求进步、撕日本旗的小伙儿,不是革命接班人,而是个视职业如生命的理发师。
  在小说的结尾,作者写道:“阳光中,两个久别的人在互相走近。那地面上的身影移动在他们的前面,比相知的情人更早地重逢。”当失散和重逢的戏码让观众在剧中历经多次悲喜演练,小说中三十年后重逢的沧桑感便早已寡淡无味。
38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
热门推荐HOT
  • 绽放生命 疫外芬芳——全球征文大赛颁奖盛典…
    绽放生命 疫外芬芳 征文颁奖

    美国旧金山时间2020年10月17日晚,第五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绽放生命 疫外芬芳”全球征文大赛颁奖盛典成功在线举办。来自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多个国家几十个城市的参赛作者与全球各地的嘉宾,观众近两百人齐聚云端,共襄盛举…

  • 美丽的传承——第六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
    旧金山旗袍文化月庆典线上举行

    旧金山时间4月25日,一年一度的旗袍文化盛事“美丽的传承”——第六届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周年庆典在线上成功举办。来自于世界各地来宾近两百人齐聚云端,共襄盛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