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孟小冬与梅兰芳:旧照依然 旧情不在

2011/06/15作者/叶细细阅读人次/1431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孟小冬与梅兰芳在香港有过一次碰面,但两个人已经无话可说。没有说话,不代表已经忘记。那毕竟是孟小冬倾心爱过的第一个男人。那时梅兰芳自然不知,在孟小冬的房内,只存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恩师余叔岩,另一张则是前郎梅兰芳。只是旧照依然,旧情已不复存在。…

     有着“冬皇” 之称的孟小冬,在戏台上的魅力无人能及。然而在戏台下,在感情生活中,她对自己的婚姻是那么无助。与梅兰芳的相识,是一件幸事吗?一场凄凉的相伴,竟也可以消失在梅兰芳的传记里。

     孟小冬与梅兰芳相遇那年,她只有18岁。

孟小冬与梅兰芳:旧照依然 旧情不在

孟小冬

     18岁的孟小冬,已是须生之皇。戏台上的光鲜亮丽,是戏台下的辛苦付出。

     孟小冬出生于梨园世家,祖父擅演文武老生,父亲、叔伯唱京剧,在这样的氛围里,她很小便向姑父仇月祥学唱须生,12岁在无锡挂牌公演。

     难道她走上这条辛苦的唱戏之路,就是为了遇见梅兰芳?

     1926年下半年,戏台上的那场《游龙戏凤》把台下的人都看呆了。梅兰芳演的是俏丽妩媚的李凤姐,孟小冬演的则是微服私访的正德皇帝。真正是男的扮相妖娆,女的扮相刚正。

     看了《游龙戏凤》,戏迷们都痴了。除了让人称赞的唱腔,也让人开了眼,于是好事者便怂恿两人再次同台,继续演戏。不用说,凡二人出演,总是场场爆满。

     同台次数多了,梅兰芳与孟小冬也互生好感。脱下戏服,台上的感情延伸到台下,两个人谈起情来。

     “梅党”之人也极力撮合,想成就一段梨园佳话。

     梅兰芳是伶界的大王,事业正如日中天,孟小冬爱上他并不难。难的是,梅兰芳也爱上了孟小冬。他的阴柔之美,她的阳刚之俊,是彼此的互补也是彼此的吸引。那年梅兰芳已32岁了,家中有两房太太,福芝芳已为他添儿添女,按说,梅兰芳对前两房夫人都是很爱慕的,有情有义,着实不该再娶了,但是感情这回事,碰上了,便很难逃避。

     孟小冬是个生性清高之人,是不愿给人做妾的。但面对梅兰芳,她不得不委屈自己。

婚后:“金屋藏娇”

     1927年正月,梅兰芳娶了孟小冬。这个婚结的并不顺,福芝芳异常伤心,不愿让孟小冬进门,也不承认她。这让梅兰芳很为难。

     梅兰芳也不愿让福芝芳不悦,便在外面找了一处四合院与孟小冬住,起名为“缀玉轩”。他们在“缀玉轩”有过一段快乐的日子,梅兰芳常带一些朋友过来,一起谈论戏文,说古道今。福芝芳非常不满,但也无话可说,只能在心里生闷气。

     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梅兰芳对孟小冬的感情发生了转变。这是在他们婚后9个月的时候。

     孟小冬是有很多戏迷的。她这一结婚,让一个叫王维琛的戏迷头脑发晕了,这一晕就出了事。王维琛是一个大学生,喜欢孟小冬很久,如今见心上人被梅兰芳抢了去,便找到“缀玉轩”。这个大学生还拿了把枪,本来是吓唬人的,一急把一个来作客的人打死了,在警方赶来时,已发生了血案。

     这场血案,把梅兰芳吓坏了。常年的男扮女装,让他的性格也极具阴柔,遇事容易惊慌,胆子也小。加之大报小报对“缀玉轩”血案的报道,让梅兰芳无比慌乱,生怕影响了他的事业,内心对孟小冬的感情便熄灭了。

     梅兰芳与孟小冬真正恩爱的日子,只有9个月。在这之后,两个人之间就淡了,确切地说,是梅兰芳冷了下来。

     梅兰芳就是这样,他对自己的女人会很好,但不能触及到他的利益,如果让他有什么不好了,那他就会改变心意。

     以前与原配王明华也是,琴瑟相合,王明华一切都为他着想,他也确实爱过这个女人,可是在王明华无法再生育时,他便另娶了。福芝芳过门后,他对福芝芳也好,福芝芳因幼年家贫,没有读过书,梅兰芳就给她请来先生,常年教她。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到《唐诗》、《左传》,直到福芝芳能自己读小说。说起来,福芝芳也为梅兰芳牺牲很多,放弃了演艺事业,天天在家里操持家务,为他生了几个孩子。常年如此琐碎地过日子,自然新鲜劲儿会过去。

     孟小冬的出现,激发了梅兰芳的热情。他又一次恋爱了,虽然遭到福芝芳强烈反对,梅兰芳也未动摇过。可是在血案发生后,梅兰芳是真的退缩了,他怕为此影响到自己的事业。梅兰芳对孟小冬就这样冷淡下来。

     尽管这样,福芝芳还是难容孟小冬。

裂痕:戴孝风波

     1930年,梅雨田夫人过世,灵堂设在梅公馆。孟小冬依礼前去给婆婆守孝,在门口,便被福芝芳叫人挡住了,来人直呼孟小姐,并不承认孟小冬是梅家人。

     孟小冬当时站在门口,心内异常难过,福芝芳还厉声道,这个门儿,她就是不能进,我有两个孩子,肚子里还有一个,我拿这三个孩子跟她拼了。

     福芝芳对孟小冬敌意太深了。“梅党”便觉得为梅兰芳事业着想,应该“弃孟留福”。他们都觉得孟小冬是需要人服侍的,而福芝芳是服侍人的,一切都是为了梅兰芳好。

     孟小冬也是骄傲的,她要的是爱情,但她不乞讨爱情。

     孟小冬在《大公报》第一版连登三日启事:“冬当时年岁幼稚,世故不熟,一切皆听介绍人主持。名定兼祧,尽人皆知。乃兰芳含糊其事,于祧母去世之日,不能实践前言,致名分顿失保障……毅然与兰芳脱离家庭关系。是我负人?抑人负我?世间自有公论,不待冬之赘言。”

     启事虽然登了,孟小冬也傲然地离开了梅兰芳,但她心中留下的是难愈的伤口。为了养伤,她也一度皈依佛门。沉寂了一段日子,再返京时,孟小冬将所有的心思给了京剧。

     婚姻的失败成就了孟小冬的事业。1934年孟小冬复出后,更是一票难求。孟小冬拜在梨园大师余叔岩的门下,成了京剧第一女须生。

     孟小冬中年嫁给杜月笙。杜月笙待她还是很好的,但两人婚后相伴时日不长,杜月笙过世,孟小冬独居香港,深居简出。

     孟小冬与梅兰芳在香港有过一次碰面,但两个人已经无话可说。没有说话,不代表已经忘记。那毕竟是孟小冬倾心爱过的第一个男人。那时梅兰芳自然不知,在孟小冬的房内,只存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恩师余叔岩,另一张则是前郎梅兰芳。只是旧照依然,旧情已不复存在。

4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
热门推荐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