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李白与大唐玉真公主的秘密情意

2011/11/03来源/天天天水网阅读人次/6205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李白如今是家喻户晓的唐代大诗人,人们对于他的诗句可谓是耳熟能详,有的甚至倒背如流;但是人们对于他的感情生活却知道得很少,而他与大唐公主的秘密情史更是鲜为人知。李白的这段令他刻骨铭心的情史还要从他的仕途道路说起。…

  李白如今是家喻户晓的唐代大诗人,人们对于他的诗句可谓是耳熟能详,有的甚至倒背如流;但是人们对于他的感情生活却知道得很少,而他与大唐公主的秘密情史更是鲜为人知。李白的这段令他刻骨铭心的情史还要从他的仕途道路说起。

  俗话说,朝中有人好做官,而李白就是因为苦于朝中无人直到不或之年还没有走上仕途道路。公元742年,也就是唐玄宗天宝元年,李白已四十二岁。这一年正月,唐玄宗李隆基颁行诏书:“前资官及白身人有儒学博通、文辞秀逸及军谋武艺者,所在具以名荐。”这道诏书说的是,不管你过去是官是民,只要你精通儒学,或者精通文章、通晓军事武艺,当地官府都可以将你推荐到朝廷来。唐代皇帝经常颁行这样的诏书广求人才,这对于那些有真才实学、渴望建功立业的人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而这个机遇的核心因素关键在于你是否能找到一个强有力的推荐人。

李白与大唐玉真公主的秘密情意

李白

  李白二十四岁离开家乡,十多年来一直都在苦苦地寻找适合自己的政治机遇,那么这一次他是否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呢?又有谁会将李白推荐给朝廷呢?皇天不负有心人,李白终于找到一个很重要的推荐人,这个人跟唐玄宗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她就是武则天的孙女、唐睿宗李旦的女儿、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崇信道教,此时已出家为道士,法号无上真人,后来又赐法号为持盈法师。其实,玉真公主以皇室贵戚之身出家为道士,在唐代社会并不少见,这与当时的社会风气有很大关系。唐太祖李渊开国之初,为了巩固、神化李家王朝政权,追认道家的始祖老子李耳为李唐宗室的祖先,将道教定为“国教”。唐太宗李世民还专门下诏书将道士排在僧尼的前面:“自今以后,斋供行立,至于称谓,其道士女冠,可在僧尼之前。庶敦本之俗,畅于九有;尊祖之风,贻诸万叶。”后来还将道举作为一个考试类型列入科举考试之中。这样一来,道士在唐代社会中的地位得到了快速地提升。

  道教与道家思想在唐代非常兴盛,历世皇帝不仅向他请教长生不老之术,也向他们咨询治国方略。道教是唐朝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和思想潮流。朝廷之所以高度关注道教活动、道教人物,是基于整个唐王朝的政治利益。换言之,道教思想、道家活动、道教人物与唐代政治的关系实在是密不可分,也可以说道教本身就是唐代政治生活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要步入唐代官场,从道教入手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李白之所以要拜见玉真公主,就是想要走由道教而入仕的这一条道路。

  然而,唐代读书人大都清楚道教与政治的密切关系,也清楚玉真公主与唐玄宗的关系,如何才能成功地打通玉真公主这个关节,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呢?这仍然需要有人帮助,这个人是谁呢?就是李白的朋友元丹丘。关于元丹丘,人们所知甚少,不过人们很熟悉李白的一首乐府诗,名叫《将进酒》,其中有两句写道:“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诗中的丹丘生就是元丹丘。

  李白二十多岁在四川家乡的时候,就与元丹丘相识。李白五十多岁时有一首诗《秋日炼药院镊白发赠元六兄林宗》,诗中说,“投分三十载,荣枯同所欢。”说明在三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们一直都是非常亲密要好的朋友。李白与元丹丘曾一起漫游四川、湖北安陆、襄阳、河南嵩山、石门山,从李白与元丹丘来往的书信诗文内容可以看出,这位元丹丘显然是一位隐居山林游仙的职业道士。魏颢在《李翰林集序》中说,“白久居峨嵋,与丹丘因持盈法师达,白亦因之入翰林”,这无疑透露出推荐李白入长安的关键人物,就是元丹丘。

  元丹丘与李白关系持久而亲密,他对李白的志向、为人、诉求自然了如指掌。就是在唐玄宗天宝元年这一年,玉真公主赴河北谯郡真源宫参加道教活动,在此为谯郡真源宫修建碑石的元丹丘将李白推荐给了玉真公主,并将李白多年前曾撰写的一篇《玉真仙人词》呈上。这首词写道:“玉真之仙人,时往太华峰。清晨鸣天鼓,飙腾双龙。弄电不辍手,行云本无踪。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

  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在这首词中将现实世界与神仙世界融合为一体,对玉真公主进行了着力的美化,编织了一幅极具美感的神仙画面。这种浪漫、夸张的手法与李白写给一般官员的自荐书不同,他没有直接陈述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才能,也没有直接夸耀对方,而是用神化的世界来烘托玉真公主的神奇能力。

  说起这首《玉真仙人词》,其实玉真公主早就应该看到。那还是在唐玄宗开元十九年前后,当时三十多岁的李白来长安谋求仕途,名气还远远不如后来那么显赫。为了结交权贵,他四处公关,并写下了这首《玉真仙人词》,就是想通过玉真公主的关系得到引荐。于是他便在友人的帮助下,住进了终南山楼观台玉真公主的别馆,等待拜见玉真公主的机会。

  楼观台是汉代以来供奉老子的道教胜地,距离长安城一百多里。玉真公主不仅在长安城有玉真观,在楼观台山等地也修建了多所别馆。唐代许多大诗人如王维、储光曦等都曾做客玉真公主别馆,写了不少的诗文,可见玉真公主与文人交往比较密切,许多文人都希望通过玉真公主架起与唐玄宗之间的桥梁。但是那一次李白很不走运,他不仅没有在别馆见到玉真公主,而且遭遇非常落魄,更谈不上投献《玉真仙人词》了。这从他当时写的《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中可以看出。其中一首写道:“秋坐金张馆,繁阴昼不开。空烟迷雨色,萧飒望中来。翳翳昏垫苦,沉沉忧恨催。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这首诗充满着凄凉孤独的气氛,当时正值秋雨连绵,天终日阴沉沉的,很久没有见过晴朗的天空了;自己的心情也跟这天气一样,非常阴翳,只能酌一杯酒聊以自慰。在其二的结尾处李白写道:“何时黄金盘,一斛荐槟榔。功成拂衣去,摇曳沧洲傍。”李白虽然因境遇不佳而感到了孤苦与无奈,但他还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同时这二首诗也反映了李白对拜见玉真公主的强烈渴望。

  如今,多年苦苦的寻觅终于有了成功希望,通过老朋友元丹丘的引见,李白果然得到玉真公主的倾心推荐,就要进入帝都长安,进入大唐王国的政治中心,就要见到九五至尊的唐玄宗。李白似乎距离自己的政治理想越来越近,千秋功名与辅弼重任似乎就要成为现实,以至这位被誉为“诗仙”的一代诗人后来被唐玄宗召进宫中时候,竟然高兴得“仰天大笑出门去”,自信“我辈岂是蓬蒿人。”

  起初,唐玄宗对玉真公主倾力推荐的这位密友,非常客气,甚至亲自拿调羹给他夹菜,不想后来宰相李林甫一进谗言,李白不久就被“赐金放还”,看样子唐玄宗是不想重用他了。其实李白在朝廷也并不是高官,仅仅是奉命写点赞美诗词而已。李林甫为什么要狠狠地中伤李白,十分令人费解。据说是看不惯李白的“狂狷”。“狂狷”是什么?不过是生活方式和生活作风的问题而已,这并不影响李林甫在朝中的地位和前程,恐怕还有更多难以言传的原因。就这样李白从此彻底丧失了做官的热情和希望,专心地把自己培养成“诗仙”了。李白虽然离开了他向往已久的长安,但他对玉真公主知遇之情难以忘怀,并且和玉真公主一直保持着交往之谊。玉真公主喜欢前往名山访道求仙,炼丹磕药,而李白恰好也早在少年时就有这种爱好。凡是玉真公主去过的名山大川,从李白的不少诗句中可以看出,他大都去游览一番。

  玉真公主晚年在安徽敬亭山修炼,李白也住在安徽。他曾经七上敬亭山,写下“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诗句,这反映了李白对玉真公主修炼之处的敬仰和留恋。晚年的李白,没有了愤怒和烦恼,只有超脱和淡泊。但他始终难忘玉真公主的知遇之情,心思再也离不开了敬亭山。公元762年,玉真公主在敬亭山去世,终年七十一岁。同年,李白因病在敬亭山下的安徽当涂县离开了人间,终年六十二岁。

72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