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张爱玲的服饰观:“个人住在个人的衣服里”

2015/08/11阅读人次/9491我要评论(0)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张爱玲在《小团圆》里还不忘说:“翠华从娘家带来许多旧衣服给九莉穿,领口发了毛了的线呢长袍,一件又一件,永远穿不完,在她那号称贵族化的教会女校实在触目。”不了解的人说张爱玲虚荣,虚荣是有的,但也没有办法,她是那么的爱美丽。

张爱玲的服饰观:“个人住在个人的衣服里”

(图注1:张爱玲为她的英文原作《中国人的生活和时装》配的时装图)

张爱玲的服饰观:“个人住在个人的衣服里”

(图注2:左:张爱玲自画像;右:张爱玲和李香兰合影)

张爱玲的服饰观:“个人住在个人的衣服里”

(图注3:左:张爱玲为《流言》画的封面;右:炎樱为《传奇》设计的封面)

1945 年4 月6 日,在上海《力报》上出现了一篇小文——《炎樱衣谱》,这篇只有短短数百字、类似广告的小文,静静地刊登在报纸上,很多年之后,才像遗珠一样,被人们所发掘,因为,小文的作者,是张爱玲。张爱玲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她的好朋友炎樱要和其妹合开时装店,张爱玲也是“股东”之一。为了回应炎樱妹妹的“爱玲能做什么呢”的疑问,张爱玲想到了写这篇文章,做个小广告,于是在文章的后面,我们看到了张爱玲笔下的炎樱时装设计。

草裙舞背心:从前有一个时期,民国六七年罢,每一个女人都有一条阔大无比的绒线围巾,深红色的居多,下垂排穗。鲁迅有一次对女学生演说,也提到过“诸君的红色围巾”。炎樱把她母亲的围巾拿了来,中间抽掉一排绒线,两边缝起来,做成个背心,下摆拖着排须,行走的时候微微波动,很有草裙舞的感觉。

罗宾汉:苔绿鸡〔麂〕皮大衣,长齐膝盖,细腰窄袖,绿条清简。前面一排直脚钮,是中国式的,不过加以放大,鸡皮扭作核桃结,绒兜兜也非常可爱。苔绿绒线长筒袜,织得稀稀地,绷在腿上,因为多漏洞的缘故,看上去有一层丝光。整个的剪影使人想到侠盗罗宾汉。
绿袍红钮:墨绿旗袍,双大襟,周身略无镶滚。桃红缎的直脚钮,较普通的放大,长三寸左右,领口钉一只,下面另加一只作十字形。双襟的两端各钉一只,向内斜,整个的四只钮扣虚虚组成三角形的图案,使人的下颔显得尖,因为“心脏形的小脸”,穆时英提倡的,还是一般人的理想。本来的设计是,附带地还有一种桃红的Bolero。

这些衣服放到现在恐怕也并不过时,你要是穿着带着罗宾汉意味的苔绿色大衣出街去,一定会引来许许多多的人围观。而桃红柳绿的搭配,恐怕除了身材浑然天成的衣架子,轻易绝不敢尝试。

当然,我们可以肯定,这是属于张爱玲风格的衣服,这位小姐对于时尚的理解就是四个字:奇装异服。对张爱玲有着颇多不满的女作家潘柳黛在她的文章《记张爱玲》里详细描述了张爱玲的这一特点。有一次,我和苏青打个电话和她约好,到她赫德路的公寓去看她,见她穿着一件柠檬黄袒胸露臂的晚礼服,浑身香气袭人,手镯项链,满头珠翠,使人一望而知她是在盛妆打扮中。我和苏青不禁为之一怔,问她是不是要上街?她说:“不是上街,是等朋友到家里来吃茶。”当时苏青与我的衣饰都很随便,相形之下,觉得很窘,交换了一下眼色,非常识相地说:“既然你有朋友要来,我们就走了,改日再来也是一样。”谁知张爱玲却慢条斯理地道:“我的朋友已经来了,就是你们两人呀!”

还有一次,张爱玲穿着奇装异服到苏青家去,使整条斜桥弄轰动了,她走在前面,后面就追满了看热闹的小孩子。一面追,一面叫。她为出版《传奇》,到印刷所去校稿样,穿着奇装异服,使整个印刷所的工人停了工。她着西装,会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十八世纪少妇,她穿旗袍,会把自己打扮得像我们的祖母或太祖母,脸是年轻人的脸,服装是老古董的服装。她把自己先安排成一个传奇人物,有人问过她为什么如此?她说:“我既不是美人,又没有什么特点,不用这些来招摇,怎么引得起别人的注意?”

“八岁我要梳爱司头,十岁我要穿高跟鞋,十六岁我可以吃粽子汤团,吃一切难于消化的东西。”张爱玲的骨子里,有一种对于时尚的狂热追求,这源于她的母亲黄逸梵。在《对照记》里,有一张题为“在伦敦,一九二六”的照片,可窥到黄逸梵年轻时代的飞鸿雪泥。侧身照,卷发,双手交叉抵于下巴,膝上一角蓝绿外套,叫人联想起张爱玲笔下的母亲:“肺弱的她学唱歌,听起来更像吟诗,比钢琴低半个音阶,抱歉地笑,娇媚地解释。”这位时髦的母亲“踏着这双三寸金莲横跨两个时代”(《对照记》),1930 年初单衣薄裙在西湖边赏梅,秋季便置身法国山下看雪,到瑞士阿尔卑斯山滑雪。

她给女儿的信里,也离不开时尚:想学皮革制作,开店卖手袋。黄逸梵真的从马来西亚买过一洋铁箱碧绿的蛇皮,预备做皮包皮鞋。上海成孤岛后她去新加坡,丢下这堆蛇皮,张爱玲的姑姑张茂渊带着张爱玲拿到屋顶阳台上去曝晒防霉烂,深以为苦却不敢懈怠。即使母亲有多么潦倒的生活,在张爱玲的眼里,她都是浮华而美丽的。她在英国工厂做女工,却执意在张爱玲和赖雅结婚的时候给280 美元的红包。这种浮华的美丽,牢牢镌刻在张爱玲的血液里。姨太太为了讨好她,给她做了一套雪青丝绒的短袄和长裙,说:“看我待你多好!你母亲给你们做衣服,总是拿旧布料东拼西改,哪儿舍得用整幅的丝绒?你喜欢我还是喜欢你母亲?”小时候的张爱玲毫不犹豫地回答:“喜欢你。”

虽然长大后,她为了这句话始终耿耿于怀,觉得对不起母亲,但她对于新衣服的追求,从没有停止过。后妈给她穿旧衣服,她便不高兴,觉得她虐待她。很多年之后,她在《小团圆》里还不忘说:“翠华从娘家带来许多旧衣服给九莉穿,领口发了毛了的线呢长袍,一件又一件,永远穿不完,在她那号称贵族化的教会女校实在触目。”不了解的人说张爱玲虚荣,虚荣是有的,但也没有办法,她是那么的爱美丽。

她喜爱强烈撞色的衣服,比如在《对照记》中有两张照片穿着广东土布做的衣服,是她在战后从香港买回,图案是“最刺目的玫瑰红印着粉红花朵,嫩黄绿的叶子”,印在“深紫或碧绿地上”,这种“乡下只有婴儿穿的”广东土布后来有了一个更为我们熟知的名字:香云纱。她去游园会的时候遇到影星李香兰,因为当天穿着她最得意的那件“很有画意,别处没看见过类似的图案”(《对照记》)裙子,所以才洋洋得意地拍了照,甚至不看镜头,她觉得在那一刻,她比李香兰更美。这裙子是她祖母的被面改的,设计者当然是开头介绍的要开时装店的炎樱。

这种艳丽的颜色也吸引了胡兰成。1944 年8 月26 日下午,张爱玲的畅销书《传奇》在上海康乐酒家举办读者茶话会,胡兰成回忆,张爱玲当天“穿着橙黄色绸底上套,像《传奇》封面那样蓝颜色的裙子,头发在鬓上卷了一圈,其他便长长地披下来,戴着淡黄色玳瑁边的眼镜,搽着口红,风度是沉静而庄重”。这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因为这种打扮,绝对不可能是“沉静庄重”的。

张爱玲只能算是奇装异服,真正会穿衣服,还要算靠一袭银色的丝绸旗袍把王映霞都看呆的陆小曼,以及她的闺密唐瑛。与陆小曼并称为“南唐北陆”的唐瑛不但讲究穿着打扮,而且很有头脑,是民国时期上海引领时尚潮流的风向标。据唐瑛的妹妹唐薇红回忆,唐瑛哪怕不出去交际,在家通常每天也要换三次衣服,早上是短袖的羊毛衫,中午出门穿旗袍,晚上家里有客人来,则穿西式长裙。那时候的旗袍和现在不同,要滚很宽的边,滚边上绣各种花。唐瑛有件旗袍滚边上面有上百只金银线绣的蝴蝶,上面的纽扣是红宝石的。

不过,真正把设计时装梦化为现实的,不是张爱玲,不是陆小曼,不是唐瑛,而是被徐志摩抛弃了的张幼仪。她在离婚后开了上海滩著名的女式服装店云裳服装公司。“云裳”把世界最流行的服装款式拷贝到中国,有人做过统计,在巴黎流行的某一款时装,10 天之后,基本上就会出现在上海街头。1927 年冬天,上海以及附近的南京、苏州、无锡等城市的大街上,凡是有时髦女子出现的地方,就会有一道道由云裳牌大衣组成的亮丽风景。

64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
热门推荐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