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娘要嫁人》:有情怀的女人史诗

2013/04/08作者/梅子笑来源/网易阅读人次/1445我要评论(1)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秉承了严歌苓作品通过女性个人命运展现时代变迁的风格,《娘要嫁人》讲述了女主人公齐之芳横跨半个世纪的女性史诗。剧中从故事到人物到服化道,都充满年代感符合生活逻辑,自然流露出一股唯美的诗意情怀。…

《娘要嫁人》:有情怀的女人史诗《娘要嫁人》:有情怀的女人史诗《娘要嫁人》:有情怀的女人史诗

  独立自主的女性在泥泞的生活中依然保持着内心纯粹的精神向往,从而开出不俗的花儿来,是严歌苓不少小说的共同主题,《娘要嫁人》同样如此。在物质匮乏、风气保守的时代,齐之芳(蒋雯丽饰)是个另类,虽然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心中爱情仍然重于一切。所以,在故事开篇,电报室里,同事抱怨,用电报发一个“吻”还不如买一斤豆腐实在,齐之芳则表示,自己宁愿不要豆腐也要这个“吻”。电视剧用一集左右的篇幅交代了她的“寡妇”身份,然后便是与四个男人或深或浅的情感纠葛,这四个男人也恰好是女人可能遭遇的四种情感:
  戴志亮(张鲁一饰)对于齐之芳的意义相当于“纯粹的爱情”,他是浪漫的文艺青年,爱得不畏世俗与法律(对齐之芳寡妇的身份毫不芥蒂,为齐之芳画粮票导致被捕),最终在物质和金钱的隔阂下两人背道而驰;李茂才(李立群饰)则相当于“实际的物质(婚姻)”,他是有权有势的老干部,善良、热情、厚道,但不懂浪漫与体贴,对齐之芳而言,李茂才只能是匮乏生活时的偶尔妥协,不可能填上爱情的空缺,最终,年迈的两人是知己、是好友,但与爱情无关;老梁(刘鉴饰)是“爱情的陷阱”,他擅长甜言蜜语、糖衣炮弹,对一心向往爱情的齐之芳有着致命的诱惑,但他隐瞒已婚的状况,是个感情的骗子,在齐之芳的情感遭遇中,是不堪回首的过去;肖虎(于荣光饰)则是“精神的伴侣”,他不善言辞,之于齐之芳的意义在于“守护、支持与陪伴”,越过时代和身份的障碍,结局中,年迈的两人旧地重逢。
  严歌苓的作品往往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小姨多鹤》、《一个女人的史诗》、《幸福来敲门》分别以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上世纪八十年代为背景,讲述了二十世纪女性的情感史,被称为“上世纪女性心理路程三部曲”。《娘要嫁人》则从建国后三年自然灾害开始,其中包括反右、文革、改革开放,跨越近半个世纪,堪称历史大事件的“记事薄”。时代和社会环境在变化,物质从极度匮乏到突然丰富,但以齐之芳为代表的有独立意识的女性,对爱情的渴望、处事的原则、内心的坚韧、对自己的要求,从未改变。她“嫁人未遂”的历程,恰好是爱情与时代、偏见、物质等针锋相对的历史。例如,默默照顾、帮助、爱慕了齐之芳多年的肖虎,一直不敢让齐之芳进门,因为“寡妇门前是非多”。齐之芳的嫂子魏淑清、儿子大毛,构成了她“嫁人”路上的亲情压力。作为女人,嫂子魏淑清对齐之芳守寡后依然桃花不断既羡慕又嫉妒,时常话中带刺;作为小市民,她对齐之芳为爱不肯妥协嫁给李茂才充满不满与愤怒,并由此构成了齐之芳生活中的另一重窘境。儿子毛毛心疼妈妈,但不解身为寡妇的母亲依然爱美、爱打扮、想谈恋爱,每当齐之芳穿漂亮衣服、被男人追逐,都会引来儿子的不满。改革开放后,发迹的戴志亮笼络了齐之芳一家大大小小的人,但金钱与时代的变迁,情感早已不再纯粹,齐之芳半个世纪的“嫁人”愿望仍然落空。
  在剧本赋予的特定含义之外,《娘要嫁人》尤为强调年代感与诗意的表达。50年代末期到60年代前期物质匮乏,但齐之芳及同事的衣服色彩丰富,强调女性美,富有情调;文革期间,蓝色、黑色等暗哑的色调统领了世界,服装湮灭了性别;改革开放后,色彩绚烂夺目,推层出新,服装强调职业感和时尚感——不同的年代背景,色彩有主调,服装对美的强调也各有侧重。除此之外,自行车、书包、电车、转盘电话、搪瓷杯——几乎每一件道具,都有深刻的时代印记。导演乔梁出身于导演世家,是典型的学院派导演,在他的镜头下,《娘要嫁人》的色彩与画面也都充满抒情的诗意。例如,戴志亮开车公交车把齐之芳送往煤炭医院,公交车穿行在绿意盎然、阳光明媚而斑驳的街道上;在发现丈夫可能有外遇后,齐之芳坐在公交车上,光线与绿叶交织的画面,充满茫然和记忆一般的情绪;在齐之芳明白自己的心意后,戴志亮骑着自行车一路飞奔,导演用了长长的跟拍慢镜头,从画面可以感受到戴志亮澎湃着的幸福感。
  与荧屏上各种怪乱力神剧相比,《娘要嫁人》是一部强调年代感和诗意表达的用心之作,无论人物、故事还是时代背景,都颇具生活的质感、符合生活逻辑,自然流露出一股唯美的诗意情怀。
38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1 倾城网友. 陕西西安
越来越喜欢蒋雯丽了。。。
支持(0) 2013/04/22 10:29:15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
热门推荐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