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info@hercity.com

《步步惊心》雍正四年八爷悲催人生的内心独白

2011/11/28阅读人次/15561我要评论(1)

扫描二维码
将本内容分享给手机朋友
关闭
导读:有人于无声处得见你的好。你在桥上看风景,却不知有人在远处看你。郭罗络明慧,集家世与宠爱于一身的格格,却偏偏中意了无背景无强权的你。或许,这是天意。但是上天的慈悲,还是上天的捉弄,却说不清。若非郭罗络家,你或许无法与四爷一争长短,也成就不了你传奇的一生;同…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那时是你最好的年纪。爱新觉罗·胤禩,名动京华。

有翩翩风姿,若竹,成长的重压,风霜雨雪,你自挺拔,伸展出如碧绿意;
有清静笑容,若莲,心底波澜再狂,也只凝结成唇边的笑意而已。

包衣之子,原本只是康熙一时留情的点缀;可你,自小看清这凶悍的现实,用尽一切努力,长成了这卓然飘逸的模样。

飞花点翠的春。落叶舞风的秋。书卷,骏马,都是你的良伴。或许,无数个深黑的夜里,你也曾软弱叹息,嗟叹命运无情,也牵挂无权无势的额娘。但越是如此,越没有放弃的理由。

四时更替,夏冬成双。那个礼贤臣,亲手足的八王爷,渐渐成形。虽然是有心为之,但若非这逼人的宫廷争斗,谁又能说那不是你本来的情义与善良?

有人于无声处得见你的好。你在桥上看风景,却不知有人在远处看你。郭罗络明慧,集家世与宠爱于一身的格格,却偏偏中意了无背景无强权的你。或许,这是天意。但是上天的慈悲,还是上天的捉弄,却说不清。若非郭罗络家,你或许无法与四爷一争长短,也成就不了你传奇的一生;同样,若非郭罗络家,你是否就可不招忌恨,安然一世?

《步步惊心》雍正四年八爷悲催人生的内心独白

我看着你不张扬却难掩的自信。看着你不浓烈却隽永的笑意。想着你命定的那个结局,心中泪意澎湃。多少能明白了,十几岁的若曦面对你,那无法自控的悲悯眼神。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生命里的第一场消逝,来得迅猛而轻悄。在毫无准备的你心上划下狠狠的一刀。那个女子,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马尔泰若兰。

身为阿哥,纵是妻妾成群,也非有过。而你想要她,却是因为爱上。岂料这瞬间情动,换数十载哀伤。

怎么也忘不了,当你说起初遇她时,眼底隐隐透露的陷入回忆的快乐,转而又变成一汪深潭,有伤,似残红静落其上。你说,那一天,天空像水洗过一样的蓝。她马背上翻飞的身影,银铃般的笑声,让你以为撞见了山林中的仙子。你一心想拥有那样水一般纯净的快乐,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从小谨言慎行的你,从来不曾有过那样肆意的开怀。你多么想,被她的快乐渲染,便仿佛自己也同样地快乐了。

可是这份心思,没有人懂。于她,你是破坏她一生幸福的只顾一己之私的阿哥;于明慧,是喜新,是威胁。掀开盖头那一刻她滚落的泪灼伤了你的眼,她心中那个人的意外身亡成为你们之间解不开的死结。她对你,到后来或许连恨意都淡了,只若路人。

你的悲,在多情。在重情。

即使知道她日日念佛是因为心中另有他人;即使知道她这一生都不会再为你而展颜,你也从不曾亏待过她半点。不宠幸她,是顾全她的心意;不冷落她,是保护她在这尘世中的一点清静,让明慧甚至下人们不至于将她太过为难。

红颜总是薄命的。在她弥留之际,为了弥补她一生遗憾,你用颤抖的笔写下休书,放她归去。可是,又有谁能明白,谁能弥补你这一生的遗憾?谁能还你对她那从最初到最后的岁月?

风花飞落,岁序无言。

人生啊,若只如初见。

散关三尺雪,回梦旧鸳机。

究竟要多爱一个人,才能为他倾尽所有而无怨无悔?我想像不出。只是我们也和你一样,不太钟意你那太过凛冽的结发之妻。

端着格格和正福晋的身份,太过严肃苛刻,眼角眉梢都是挑剔,对若兰姐妹诸多为难。只是我们都忘了,她也只是一个陷落在爱而不得的旋涡里的可怜女子罢了,没有了那些外在盔甲,她还剩下什么?

不是不明白,你当初娶她只是因为她的身份;不是不明白,你心之所系从来都不是她,人后的她,黯然神伤;也许,还有很多的恨。她不能恨你,便恨了你钟爱的女子,从若兰,到若曦。但却并没有真正对她们如何。不过是因了爱你,才连她们也放过了。否则,以她的身份,又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若曦入宫之事,她到底触到了你的底线。而你终于是气了她,大半年不理不睬。对一个全心爱着你的女子,这样的视若无睹,比责难谩骂更难以忍受。我也曾替你惋惜,若非那样的阴差阳错,你是不是就可以将若曦留在身边,两相厮守?可是八爷,不是的。真的不是。若曦对你,如此单薄;而明慧,是用生命在爱你。

回望你这一生,事事成空,唯有她对你的爱,是以那样绝决的姿态存在着的。四爷逼你休妻,你是心痛,却也一定认为那是保全她的一条路。所以你盖下了代表你身份的印章。

你终究不够了解她啊!没有了你,生又如何?死又如何?又何必生?死亦何惧?她的执著,其实与若兰如出一辙。只是若兰执著于迎接自己的解脱,而她却执著于死生相从。

泪意,为你再次翻涌。或许在那冲天的火光中,你才终于明白她的心,才终于为自己的错失疼痛莫名。岁月辗转,当你失却自由,只有穿堂的风伴你左右时,想起她来,会否扬起真心的微笑?也不枉,她为你赴死一场。

回梦旧鸳机。你的怀念,九泉之下,她感觉得到。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那一天,有风;空气里氤氲着湿意。你单人立马,为她送行。一袭淡淡的紫衣,静静伫立;如渡口旁的苇。还是那惯常的波澜不惊模样,看上去是连爱恨都淡了。谁又懂得,内心几番煎熬,才换了如今的云淡风轻?

马车从那红瓦黄墙缓缓而出,我不敢揣想彼时的你是怎样的心情。过往的一幕幕在脑中闪回么?

你们,相识在最好的年华。你风采逼人,她巧笑倩兮。很多人认为,你爱上若曦,是把她当若兰的替身。可是,不是的。你爱上她,是因为她就是你会爱的女子的模样。明眸善睐,纯真坦荡;有肆意的悲与喜,有跳脱而无伤大雅的小心思。无论她是不是若兰的妹妹,情动,势成定局。

或许,若兰留给你的遗憾太深,又或许,雪地上那一袭红衣迷了你的心,对若曦,你一路小心翼翼,纵容她的一切,包括对你似近还远的拒绝。

你不知道,你写给她的诗,“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虽是借了秦观的笔,她也是有过脸红心跳的;你不知道,她也曾对你患得患失,热烈期盼过那房门被轻叩的声响。你那样一个如晓风白莲的人,为她把一切做尽,又怎能不感怀?

可笑这世事凶猛,偏偏她知道这局棋最终的赢家,不是你。她赌上自己的爱,想要改变历史,改变你命定的结局。可是她错了。

一错,那时候的你,筹措多年,自信满满,更何况,身为一个首领,身后牵引了太多人的目光,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放弃?在你不明结局之前,她的要求,便成了你的顿困。你没有因她而放弃争夺皇位,不是因为不够爱她,而是因为你不明白为什么二者不可并存;

二错,她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爱你。如若够爱,就算最后同赴黄泉,你们也还有十多年的美好时光。

所以,一切都是注定。注定你的快乐被永远留在了草原上。在那里,你们骑马,谈心,看夕阳渐隐,互诉衷肠。月亮些微的光芒,洒落在这一地青色上,无言地摇荡着你与她之间静默流转的情感。纷繁世事去得远了,只留你和她,笑对彼此;

而紫禁城,注定成为你梦断的地方。那里,掩埋了你额娘与你最初的悲伤,也掩理了你这一生最深的爱恋。凤血玉镯送回你手边,那倾尽全力的一砸,让你的心与那玉镯一样,粉碎。如果,你一早知道事情发展的方向,还会不会放开手?只是,人生没有如果。

即便如此,你仍然不舍得为难她半点。为她,你一纸休书放若兰自由;为她,你触犯圣颜,坦陈往事。

所幸,她虽背弃了“妾心匪石,不可转也”的誓言,却到底懂你。一句“若非成全我离开的心思,他永远不会如此做”,让你的付出变得不那么苍白。

黯然销魂者,唯别离而已矣。而你与她的这一场爱恨纠葛,如远山的雾霭,如此百变,终也是散了。。。。。。

人生几回如人愿,日满西堤月满沙。

“吉日兮辰良,吾辈愉兮琼芳。桃夭夭兮灼灼,华采衣兮若英。秋水漫漫兮无穷,吾心高昂兮逍遥……”

那个端坐朝堂六十载的圣祖爷,你至亲的皇阿玛,原本是喜欢你的。如何能不喜欢呢,少时成名温文谦和的你,在一众皇子中如此独特。于是,他在你少年时便早早封了贝勒,若生在普通家庭,这样的你必是父亲炫耀的资本。

只可惜,你生在了这世间最无情的皇城;你的父亲,是大清的皇帝,有无数的儿子。他只望没有母系背景的你安份做个贝勒,或许将来成为王爷,用你的精明你的手腕辅佐新君,如此而已。

他怎么会懂呢?你被自卑与自信双重煎熬的心。你平和笃定的表面下深藏的不安。从出生那一刻起,你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因为不知道哪一个不小心的错误,就会让你额娘与你不得翻身。

他怎么会懂呢?你看似性格如水,心里装的却是整个天下;你坚信有一天,可以于谈笑间书写恢宏,因你为此准备了那么多年。那把龙椅,你坐得不会比任何人差。

所以,当有一日他忽然发现你所要的是天下,便急急变了脸色。一朝动怒,平地生雷。他对你的打击是极其绝情的,不只挫你锐气,削你爵位,还辱你名声,要让你失了人心,多年经营付诸流水。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他怎么会是你的亲生父亲。

于是有人说你生来阴险,包藏祸心。阴险?为何最后失败的人是你?那是你揣度圣意不够,那是你藏得还不够深。在你与四爷这场较量中,他立于无声处,你立于惊雷下。

这世间所有的无奈,都隐藏在你短暂的生命里,随着岁月流逝,一 一显现。最深的悲哀,不是你从来没有希望,而是希望就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可当你伸出手,它却如幻梦般消亡。

四爷即位那天,天阴,有风。你站在朝堂之下,看着他明黄的衣角,却仿佛看见了多年前那一望无际的草原。绿色如缎,天空辽远,平静之下蕴藏激越;却终是在黎明前的深黑里重归平静了。

你知道,这朝堂的安宁得来不易;你知道,这看似强大的大清其实国库空虚举步维艰。所以,你放弃争斗,放弃多年的宿愿,甘心为臣。即使你也知道,那很有可能,等于放弃活着。

烈酒入喉,灼热心肺。如今,这路不管怎么走。。。都是不归。。。。雍正四年,你被废王爵,圈禁。同年,薨。

晓风干,泪痕残。你迎接命定的结局,安之若素;那晓风中的泪,是我们眼见你无声疼痛,泪流满面。

那一年冬天,漫天飞雪,腊梅盛放,深寒。为这世上,再没有那个温文含笑的你。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人有没有来生,我不知道。却希望有。如此,你便能走过盛放的曼珠沙华,饮尽忘川之水,将前尘逐一遗忘,得下世安好。

终能寻得那“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的人,一起饮坠露餐落英,看辽远的夜空下,雪梅飘落。炉火映照着你们温暖的笑颜,静静相守,再无离散。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13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热评
1 倾城网友. 湖北十堰
楼主写的精辟。淋漓尽致啊!!
支持(0) 2013/02/15 19:44:44
0 [$name].
[$content]
支持(0) [$date]